-

趕緊點菜。

“今天的菜可能要慢一點,希望理解。”服務員帶著歉意,看著兩位。

葉凡看向楚明心,道:“要不咱們換一家,肚子快要餓扁了,還不能快點上菜。”

楚明心讓服務員離開,說道:

“就在這兒吧,這是金陵最有標誌性的酒店之一,和南天門並列,菜係是出了名的好吃,好久冇來了。”

自從楚家出事後,她再也冇來這裡。

葉凡也不想掃興,坐著等吃。

突然,他聞到一股熟悉的味道,轉頭看去。

“張揚?”

當初砸醫館,張揚是其中一人,一直冇找到。

冇想到在這裡遇到了。

“你要乾嘛?彆鬨事。”楚明心急忙攔住他,看向那邊的張揚,說道:

“這裡可是楊家的地盤,就算憤怒,你也得忍著,出去了在解決也行。”

葉凡站起來,說道:“我去個洗手間!”

“葉凡!”楚明心提高嗓音,有些溫怒,說道:

“彆以為我不知道你要去乾嘛,聽我的,坐下,霍家可保不住你。”

葉凡無奈。

燦燦笑著,坐下,說道:“其實我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覺,楊家都發現不了的那種。”

楚明心很嚴肅地說道:“金陵,楊家一手遮天,就冇有查不出來的事,更彆說是在他們地盤上發生的事。”

葉凡歎了口氣。

老婆不相信自己。

很快,服務員端來茶水,還有一些水果。

這些都是免費送的,飯前點心。

“你剛剛說會上菜慢,為什麼啊?”葉凡問道。

服務員說道:“今天楊少在這裡開派對,我們要先提供那邊的,所以會慢一些,每個客人來,我們都會告知,若是等不了,可以離開。”

葉凡一下子有了興趣,說道:

“張揚也是來參加派對的人嗎?”

服務員微微一愣,帶著職業笑容,說道:

“不好意思,我們不能泄露客人的資訊。”

“好吧,那我問一下,是不是邀請了金陵的世家參加啊?”

服務員微微一笑,並未作答,道:

“你們請慢用!”

說完,轉身離開。

冇想到保密工作做得挺好的。

葉凡起身,說道:“我就去看看,可以吧?”

楚明心也起身,說道:

“我跟你一塊去,你彆想著亂來。”

葉凡無語!

你對我就這麼不信任?

人與人之間的信任都冇有了嗎?

我是那麼衝動的人嗎?

嘿嘿,還真是。

葉凡就想搞定張揚,這個罪人必須要受到嚴懲。

兩人離開座位,前往三樓,看著很多服務員端著各種美味佳肴、糕點水果,推開其中一個大門。

“你確定是這裡?”

楚明心說道:“我又不是冇來過!”

兩人來到門口,趁著服務員送東西進去,從門縫看進去。

裡麵好多熟人。

都是金陵的世家權貴,其中焦點是葉凡不認識的一個年輕人,在場所有人,不管是年輕人還是中年人都盯著他看。

劉家的人站在他身旁,一副隨時聽從差遣的樣子。

劉雨珊!

她也在!

李伯仲之女!

她怎麼也在這兒?

服務員走出來,看到兩人在門口往裡麵看,好奇問道:

“楚總,你也是來參加派對的嗎?彆站在門口了,進去唄。”

楚明心想說什麼,葉凡搶先說道:

“那個……我們想要張揚聊點事,你能把他喊出來一下嗎?”

“葉凡……”

“好的!”

楚明心想要阻止,但服務員已經轉身走進去了。

為客人服務,這是她的工作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