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希月搖了搖頭,道:“舅舅早已料到這種情況,那邊不需要我,有你師弟的陣法,還有天師府的術法者,應該不會有事的。”

“天師府的人在?”

“是的,舅舅請求毛蛋大師親自去天師府帶人過來,來了兩千多位術法者,在原來的陣法上又加固了,增加了很多封印和陣法,就是為了應付天照宗的。”

葉凡點了點頭。

陳恒銘想要跟葉凡合作,結盟,早該料到會麵臨天照宗,特彆是有北鬥宗慘遭滅門的案例在前,他不惜一切代價請來天師府的諸多術法者,還請來了一些強大的武者。

邀請強者前來助陣,肯定是要付出代價的,特彆是對抗六上宗這種級彆的宗門,付出的代價是極大的。

“你們在聊什麼呢!”

程湘芸和陸瑤走過來,踩著虛空,站在樹葉上,和他們兩人肩並肩,眺望遠方。

“隨便聊聊,你們去哪裡了?”葉凡有些好奇的問。

自從他們在北鬥宗守孝,這兩人就離開了,也冇說去哪裡,現在又突然出現。

“回崑崙一趟!”程湘芸很隨意的說了一句,“你們的計劃還順利了嗎?”

葉凡點了點頭,道:“目前冇出現意外,就是景天他們那邊我不是很清楚,那邊主要是小天在主導。”

就在這時!

葉凡的傳訊符有異動,拿出來一看。

池小天傳來訊息:葉凡,你又動手了?這不是咱們的計劃啊,不過這一步走得很妙,八護法趙文彬突然慘死,多了一個缺口。

葉凡有些懵,回覆過去:八護法趙文彬?不是我!

池小天很快回覆:難道暗中還有一股力量在幫我們?我查一下。

葉凡收好傳訊符,眉頭微微一皺。

想不出是誰動的手,是誰在幫自己。

天師府?

神龍組?

“怎麼了?”程湘芸看他臉色不對。

“天照宗八護法被殺了,不知是誰乾的。”

“趙文彬被殺了?不是你的人?”

“不是!”葉凡思索了一會兒,道:“會不會是神龍組?”

說起來,也就神龍組有這個能力,還願意幫他。

程湘芸搖了搖頭,道:“不是,神龍組確實有在幫你,但他的對象是洪門,自從你歸來之後,神龍組就已經開始行動,找各種藉口對洪門進行各種狙擊。洪門跟你的恩怨可不小,這次本來也是要參與到掠殺你的行動中來,神龍組這個時候動手,也算是幫你解決了一大戰力。”

關於這點,葉凡並不知曉。

現在知道,還是很感激的。

洪門很多強者在海外,最近不斷迴流到華夏,多次參與刺殺北鬥宗的行動,也被殺了不少。

“如果不是神龍組,我想不到是什麼人!”

“會不會是太初宗?”陸瑤突然說了一句,看到其他人疑惑的表情,道:

“在凶地時,你們和洪俊雄處得挺好的,而且洛奇對你也頗為欣賞,說不定是他們在暗中幫你。”

“應該不會!”葉凡搖了搖頭,道:“我和小天分析過,當初還想去找太初宗結盟呢,經過分析,覺得太初宗不會結盟,洛奇也做不了整個宗門的主,跟我結盟,風險太大。”

想不出來,不想了。

他們在這裡閒聊。

遠方開始有人注意到他們的存在。

但並未動手,也就是監視而已。

東方響起魚白肚,朝陽灑落在樹枝上,他們依舊站著。

葉凡的傳訊符時不時會有訊息傳來。

四人都冇有動身,越來越多的人關注他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