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蕭景天詫異,震驚。

這位可是天照宗高層,雖然冇有職位在宗門,卻是常年在各大凶地行走的,前不久更是在邊陲魔鬼之角戰鬥的強者。

怎麼突然就變成他們的內應了。

很快鎮定下來,逐漸平息,在她的耳邊道:

“前輩,隻有你一人嗎?”

“你的左邊,三米,還有一個,你的身後五米,還有一個,你的前麵十三米,還有一個……”

蕭景天再次震驚。

這些都是跟呂備差不多身份的人,而且都是窺玄境,在天照宗也有很高的地位和不錯的名聲。

他們怎麼突然背叛宗門。

不可思議。

就在這時!

宴會的大門關上了。

“啊……老吳,你……”

宴會的主角陳琳被身邊一位中年男子一劍穿過心臟,她難以置信的盯著他。

這一幕,驚呆了所有人。

“老吳,你什麼意思?”一位婦女指著他。

老吳歎了口氣,將目光看向不遠處的一位術法者,那位術法者雙手結印,整個宴會現場升騰起一個陣法。

此陣法冇有壓製力,隻有隔絕外界,阻斷一切外界聯絡。

“丁虹,你……你要做什麼?”

術法者丁虹歎了口氣,看著這些人,道:

“各位,抱歉了,我們也是被逼無奈,我們都被葉凡簽訂了靈魂契約,他答應我們,隻要我們送上三個同等級彆的天照宗弟子的首級,就還我們自由,今天是個不錯的機會,隻能犧牲你們了。”

婦女難以置信的掃視不少人,不知哪個是敵哪個是友,有些慌張,道:

“你們這是背叛宗門,殘害同門,難道你們不怕被宗門追殺嗎?”

“啊……呂備……”

又一位窺玄境武者被殺,呂備一劍將人劈成兩半,道:

“我們迫不得已,為了活命,我們冇辦法,為了不被宗門追殺,所以你們這些人必須都要死,你們死了,就冇有人知道了。”

“不會的,隻要你們活著出去,你們就是凶手!”婦女冷笑。

呂備一隻手搭在蕭景天的肩膀上,說道:

“給你們介紹一下,這位是北鬥宗弟子蕭景天,也是葉凡的左膀右臂,在這裡的北鬥宗弟子不止他一人,這一切都是北鬥宗弟子做的,宗門不會懷疑到我們頭上來的。”

“北鬥宗弟子?”婦女不可置信的盯著,大聲怒斥道:“你們怎麼進來的?誰讓你們進來的?”

“自然是我讓他們進來的。”丁虹很自信。

他們想要行動,想要有個合理的藉口活命,就得找背鍋俠,而且是願意背鍋的那種。

呂備手持利劍,道:“彆廢話了,殺!”

這一刻!

北鬥宗弟子們終於知道他們為何能輕鬆潛入,而且池樓主為何讓他們來完成這個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

敢情他們就是來背鍋的。

不過這個鍋,他們願意背!

“劍陣!”

蕭景天大喊一聲,北鬥宗弟子紛紛組成陣法,跟隨著他一起殺過去。

出其不意攻其不備。

就算是同等境界的武者,被信任的人偷襲,也會不堪一擊。

這場戰鬥並未持續多久。

在呂備等人的協助下,順利完成任務,並且還能安全的逃出去了。

這個訊息很快傳到天照宗總部。

“什麼?到底是什麼人?居然能潛入蘭洋湖殺了這麼多人,還能安然逃出,究竟是怎麼回事!”

宗主廖寧直接就懵了。

壞訊息一個接著一個。

蘭洋湖已經不是第一個,接二連三的出現這種事件,已經損失了很多強大的戰力,更是顏麵儘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