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宗主,我得回去一趟!”九長老蔣心遠臉色變得很冷,自己的老巢居然被人偷襲了,老婆全部被殺,還有自己那一脈的強者都被殺了很多。

“去吧!”廖寧揮了揮手,神情嚴肅,掃視在場的其他人,道:

“排浦城、南風嶺、白馬居、現在又是蘭洋湖,下一個是哪裡?你們誰能告訴我,咱們天照宗的臉都被你們丟進了,區區一個葉凡和北鬥宗餘孽就弄成這樣,我們還是六上宗,就這麼輕鬆的被逐一攻破的?”

一位武者站起來,道:“宗主,根據線報,葉凡剛到羅照城,請武寬前輩即刻前往,斬殺葉凡,其他北鬥宗餘孽自會退去。”

“什麼?葉凡都到羅照城了?”廖寧直接就懵了。

羅照城很靠近總部,誰知道葉凡的下一步會不會就直接殺來總部。

“三護法,你馬上去請武寬前輩去羅照城,八長老,你去請鄭冬蓉前輩,我就不信兩個無邊境武者還能讓他逃了。”

“是!”

“我們也去觀戰,我倒要看看這葉凡是何方妖孽!”“葉宗主,你笑什麼?”

林希月有些不解。

葉凡把手裡的傳訊符放回去,拿出一張地圖,一支筆,在蘭洋湖上畫個叉,道:

“又解決了一個!”

林希月看著地圖上還有好幾個叉呢,道:“原來你打叉都是已經解決的?蘭洋湖是九長老蔣心遠的地盤吧,蔣心遠死了?”

葉凡搖了搖頭,道:“他冇死,但死了很多他那一脈的人。”

林希月滿臉不可置信,道:“葉宗主,你們的計劃到底是什麼,時不時會有一個天照宗的地盤被摧毀,你們就這麼精準打擊?我看你也冇做什麼啊。”

葉凡拿起桌上的酒,一飲而儘,看向窗外的街道,淡淡說道:

“我已經在做了,各司其職,我的職責就是吸引大部分注意力,讓天照宗的人都注意到我,給其他人製造更好的機會和條件,我這不都已經來到羅照城了嘛!”

林希月看向外麵,環顧一週,這裡屬於文筆峰腳下,天照宗附近的一座城池,屬於天照宗的管轄範圍內。

所以滅殺龐高、鬨出那麼大的動靜、現在又來羅照城,完全就是故意吸引天照宗的注意力。

“葉宗主,你牛,你自己當誘餌,站在最危險的位置上。”林希月豎起大拇指,這個誘餌需要應對很多未知的強者,也是最危險的,自己的位置時刻暴露出來,隨時有可能被殺,道:

“也就你有這樣的勇氣,不過我感覺我就像在刀尖上跳舞,腦袋隨時搬家。”

葉凡夾起一塊肉,放進嘴裡,目光看向街道,天照宗的人來了。

“你要是怕了,現在走還來得及。”

林希月看向街道,道:“我跟你在一起的訊息已經傳出去,現在走也來不及了,我為修士,不懼一戰,修士當戰死,而不能窩囊死……你吃那麼快乾嘛?”

她的話說到一半,發現葉凡開始狼吞虎嚥。

“吃飽纔有力氣打架啊……你也趕緊吃……”

葉凡的嘴裡吃著肉,說話也是口齒不清,但他不在乎,多吃點。

嗖嗖嗖……

上千武者已經將這個酒樓圍住,武者們腳踩虛空,掃視著裡麵的每一個客人。

終於看到葉凡和林希月坐在其中一個客房的陽台喝酒,一下子聚集了很多武者,將這兒圍起來。

林希月看著葉凡還在吃,她已經冇有心思吃,右手握住劍柄,隨時出劍,體內已經在悄悄運轉勁氣,一股氣勢慢慢散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