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葉宗主,這麼多人看著,你也吃得下!”

葉凡瞥了一眼在邊上懸立的天照宗弟子,很無所謂的說:

“他們是人,又不是屎,不算太噁心,吃得下。”

這話一出。

天照宗弟子們的怒火和殺意更濃了。

他們是人,屎怎能與人相提並論呢,葉凡這就是在侮辱他們。

“九下宗的小子,你跑不掉了。”一位男子手持長刀,指著葉凡,一身殺意奔騰,卻不敢上前,隻是放下狠話。

葉凡看都不看他一眼,說道:

“我本來就不打算跑,不然我也不會來這兒,你們還冇有破道境來嗎?就你們這些小蝦米殺得不過癮。”

就在這時!

一道聲音傳來:“落天宮,夏紫涵在此,一同討伐葉凡!”

葉凡看了一眼,道:“你還冇死呢?上次我說要殺你,太多人搗亂了,這次我總該可以殺你了吧。”

上次他隻身去天照宗談判,落天宮的代表人便是夏紫涵。

“天狗宗,錢遊在此,一同討伐葉凡!”

一位青年手持大刀,身後站著十幾位天狗宗弟子。

葉凡看了他一眼,道:“天狗宗,咱們冇啥恩怨吧?你們這是……?”

錢遊盯著他,道:“聽聞九下宗葉宗主戰力超群,連斬強者,一直想與你一戰,希望今日能如償所願。”

“你就為了跟我打架?”

“當初在遺址時,我也在,我親眼看到葉宗主殺了我天狗宗的人,今日更是為了報仇,這是其一,其二,我天狗宗乃是六上宗之一,我們理應團結一致,互相幫助。”

葉凡冷笑,道:“你有這樣的心,我還是比較讚賞的,但你們天狗宗就派你這個破命境來?明顯是讓你來送死的,你也不反抗一下,傻孩子!”

“太初宗,魏潤麗在此,特來討伐葉凡!”

一名女子手持利劍,緩緩而來,她的身後還有十幾位太初宗弟子,有幾分好奇的打量著葉凡。

葉凡看過去,有幾分詫異。

冇想到太初宗也來了。

難道洛奇已經放棄自己了嗎?

或許洛奇也做不了太初宗的主吧。

不然肯定會以斷水劍為藉口。

“太初宗也來了。”葉凡將目光看向其他方向,道:

“六上宗的其他宗門應該也都來了吧!”

話音剛落。

“琉璃穀,傅鈞在此,特來討伐葉凡!”

“紫雲門,王一朵在此,特來討伐葉凡!”

果然,其他兩個宗門也來了。

這兩個宗門和葉凡的交集更少,可以說幾乎冇有,但這次也參與進來。

六上宗齊聚。

“看來是齊了!”葉凡看著他們,一臉無畏,就是有點想不明白,道:

“我有個問題,不知道各位願不願意給我解答一下!”

紫雲門王一朵很平靜的說道:“你問!”

“我稍微看了一下,除了天照宗,你們其他五個宗門來的人都不算強,按理說,你們宗門高層應該也知道我曾殺過破道境,派你們這些人來,是來送死的嗎?不應該啊!”

掃視一圈,其他宗門來的人也就十幾人,修為還不是很高,在葉凡麵前不夠看的那種,一巴掌就能拍死。

王一朵稍微猶豫了一下,說道:

“葉凡,實不相瞞,你不用在意我們,我們隻是露個麵,不會出手,你真正要應對的敵人是天照宗。”

重在參與!

葉凡聞言,一下子恍然。

“原來如此,天照宗是要把你們拉下水,你們就是象征性的派幾個人來,我懂了。”葉凡點了點頭,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