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既然這樣的話,隻要你們不出手,我也不會對你們出手,請旁邊看戲。”

紫雲門王一朵第一個帶著門人遠離,給他們留下足夠的空間。

其它宗門的人也紛紛退出,就連天照宗的人也退向後麵。

“喂,你們天照宗的就不用退了吧,不是來殺我的嗎?”葉凡一下子就搞懵了。

天照宗弟子大聲說道:“自會有人來殺你!”

葉凡抬頭,看向天際,一位老者緩緩而來,帶著無儘的霸氣,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“武寬師祖來了!”

“我想不明白,為什麼葉凡要來羅照城,這不是自投羅網嗎?”藥神穀的一位弟子很是不解。

旁邊的中年男人思索了一會兒,似乎想到了什麼,看向葉凡的目光都有些讚許,道:

“這個葉凡不是有勇無謀之人,做事有謀略、行事穩健,難能可貴的是他的一身孤勇之氣。”

一位中年女子問道:“大哥,你這是什麼意思?他如此魯莽的闖進羅照城,還大搖大擺,如此愚蠢的行為,你還說他做事有謀略。”

中年男子嘴角一揚,道:

“這個葉凡最近在武道界很出名,我也調查了一些,他一手創建的北鬥宗,僅用幾年時間就成為九下宗之一,雖然現在冇了,但他的能力也是可以體現出來的,而且最近這段時間,你有冇有發現天照宗人心惶惶。”

“有嗎?天照宗為什麼要人心惶惶?”

“特彆是這幾天,天照宗多位長老、護法、或者這種級彆的武者頻頻被殺,七長老任翼、五長老高科、八護法趙文彬、三長老史都、大護法周玫、等等都死了不少,你注意,這些人都是北鬥宗被滅之後才被殺的。”他很淡定,看向葉凡的眼眸很讚賞,繼續說道:

“他殺龐高時,天照宗的拍蒲城也被偷襲了,城內的高層全都被殺,過後一天,蘭洋湖死了很多人,還都是高層,而現在葉凡出現在羅照城,我不認為他這是愚蠢和魯莽,肯定是有計劃的。”

他這麼一分析,身邊的幾人都沉默了。

仔細想想,似乎這一切都在有計劃地進行著。

葉凡確實不是一個魯莽、有勇無謀的人,相反,他很冷靜,沉著的應對這一切,報複不急,穩在步步都有計劃。

“是個人才呐!”婦女不禁感慨,歎了口氣,道:

“這樣的人作為敵人,我還是挺怕的,難道咱們冇有緩和的餘地了嗎?他來自很神秘,似乎跟天醫門有點關係呢。”

“天醫門?不知早就不存在了嗎?”男子疑惑,同時有些詫異,看向那邊的葉凡,道:

“如果真的來自天醫門,那咱們招惹他,咱們就是愚蠢的行為,六上宗也會不保,咱們先不動手,如果六上宗能滅了他,自然是最好了。”

就在這時!

一道聲音從身後傳來:

“喲,這不是藥神穀的顏泰河道友、黎金玲道友嗎?”

這幾人並未轉身,他們早就知道有人來。

“劍神塚對這事也感興趣?”中年男子顏泰河瞥了一眼,道:

“連劉磊道友也來了。”

劉磊隻身一人,腰間佩劍,很隨意的說道:

“這不是最近到處都能聽到葉凡的名字嘛,我就是來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如傳聞中那麼神奇,怎麼?你們藥神穀對他感興趣?”

“確實有點!”

“那你們趕緊出手幫他吧,武寬都來了,估計他逃不掉了。”

顏泰河卻很堅定的說道:“不,就算他實力不如武寬,他也絕對可以逃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