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並未說話,手持斷水劍,洶湧的劍意如同長江之水奔流不息,充斥著古老的韻味,彷彿來自遠古時期。

劍氣縱橫,撕裂著周圍的一切空間,毀滅氣息在不斷侵蝕八方。

“打架不是靠嘴的!”

“一劍斷山河!”

淩厲的劍芒奔流如江河,如山脈,斬斷山川大河,怒斬過去。

刀光劍影,相向斬去。

“殺!”

鏘鏘鏘……

刀劍相碰,大量星火激射而出,火光耀眼。

以兩人為中心,激盪出戰鬥餘波,宛若深海漣漪不斷朝著八方盪漾過去。

在空中掀起一層恐怖的氣浪,周圍的建築物都被不斷摧毀,高樓大廈轟然倒塌,地表出現一條條裂縫。

飛沙走石,塵土飛揚。

“嗯?”

武寬猛然後退幾十米,有些難以置信的盯著眼前的年輕人,冇想到會這麼強,不過他也看到葉凡的臉色有些緊張,甚至有幾分蒼白。

“年輕人,你的強大超出我的想象,你現在是什麼境界?”

葉凡也退了十幾米,他也有些詫異無邊境的強大,淡淡說道:

“殺你,足夠了!”

兩人第一招試探,都冇有使出全力。

葉凡已經大致猜到武寬的實力,略微有些驚訝。

第一次遇到無邊境的武者,雖然隻比破道境高一個級彆,但強太多了,無邊境遇到破道境,可以無視人數,直接橫推。

武寬看到對方很快就恢複狀態,也有些詫異,特彆是看到他如此淡定,就好像剛纔冇使出十分之一的戰力一樣。

再次舞動大刀,周圍席捲起恐怖的刀意,奔騰不息,四周的空間都被刀氣碾碎,越來越密集,越來越雄渾的刀氣交織在一起,將他整個人包裹住。

“暴龍破天!”

一道恐怖的刀芒直逼寰宇,四周席捲的刀氣、刀意快速奔騰依附,隱約間聽到狂暴的巨龍咆哮。

這一刀確實比剛纔強大太多,完全不是一個級彆。

觀戰的人不斷後退,麵露驚駭之色,這一刀簡直太強了。

多少人未曾見過這般恐怖的刀芒,聽到龍吟之音,更為震驚。

“這就是無邊境的強者嗎?太強了吧!”身為宗主的廖寧看到這一招,感受到這一刀的刀意,都驚歎。

他身為破道境,一直在追求突破,欲要踏入無邊境,已經苦苦追求數千年,依舊冇能突破。

感受到無邊境和破道境的差距,滿滿的羨慕。

他身邊的人同樣羨慕,基本都是破道境及以下的武者,想要親眼目睹武寬斬殺葉凡的壯舉。

邊上的四長老謝冬靈說道:“依我看,不需要鄭冬蓉前輩出手,武寬前輩一人足矣,這一刀太強了。”

“依我看,武寬要死!”

一道很不和諧的聲音傳來,惹得天照宗幾位有些惱火,轉頭看去,收斂了一些。

來人正是劍神塚青竹劍主,手裡拿著一根青竹,一副看戲的模樣,停在廖寧身邊,目光卻盯著戰場那邊,道:

“武寬這一招確實很強,但你們看葉凡的狀態,淡然如水,絲毫不慌,我相信他肯定有必勝的底牌。”

四長老謝冬靈看著他,道:“青竹劍主,我聽說你之前也在我天照宗內,葉凡離開,你也走了,難道你代表的是你們劍神塚的態度?”

青竹劍主嘴角一揚,道:“謝長老,這你就誤會了,我僅代表我個人,我不過是觀一場精彩的戰鬥,難道不可以嗎?”

“可以,隻要你們劍神塚不插手就行。”

“彆說話,葉凡出劍了,好古老的劍意,這毀滅氣息比之前要濃鬱得多,這劍法,我見過!”青竹劍主有點像解說員,有些激動,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