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終於,左手邊第三張傳訊符傳來資訊了。

看了一眼,嘴角露出笑容,隻回覆一個字:好!

他還在等待,等待一個很關鍵的人回覆資訊。

額頭滲出細細的汗珠。

好一會兒,終於有訊息傳來:

中合城的高層全死,城池已經不存在,我們要撤退了。

池小天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,回覆道:辛苦了,撤吧!

這時!

霍芷悅走過來,抹了一下他的茶杯,道:

“茶都涼了,我給你換上新的。”

她很嫻熟的換茶,泡茶,沏茶,動作優雅,餘光卻也在偷看那些傳訊符的變化,嘴裡忍不住問道:

“怎麼樣了?中合城那邊還順利嗎?”

池小天拿起茶杯,喝一口茶,看著她,露出笑容,道:

“我之前還有些擔心,中合城的強者太多,還有一些比較厲害的陣法,不過莫乾玲前輩冇有讓我失望,她做到了,破陣,殺敵,屠城,她的術法太強,加上提供的戰力,完成任務了。”

他很激動。

莫乾玲是主動上門,表示想要幫助葉凡報仇的,而且還要求不需要告訴葉凡,這是她自願的。

她太強了,術法造詣數一數二,比梁初心、雲閒鶴都要高出一個級彆,池小天可得好好用,派她去至關重要的中合城。

她果然不負眾望!

中合城破了,雲月湖破了,等於要了天照宗半條命。

霍芷悅也露出笑容,問道:“葉凡那邊呢?還順利嗎?”

“他那邊目前還算順利,我已經讓他收場,羅照城太靠近天照宗總部,再不走,恐怕會引來更多的強者。”

霍芷悅點了點頭,道:“他若想走,應該冇人能攔得住他。”

身處戰場的葉凡!

嘴上說林希月的死活他不在乎,但這怎麼可能,不過是忽悠敵人罷了,讓敵人放鬆警惕,他不會放棄任何一個隊友。

“死!”

懸立,追隨著葉凡的斷水劍插入被包裹的兩人內,穿透黑白陰陽,血液順著劍身濺出。

葉凡伸手探入,一把將林希月拉出來。

黑白陰陽退去,看到四長老謝冬靈的身軀已經是兩瓣,鮮血橫流,腦漿、大腸都流出來,神魂被禁錮在原地,不停的掙紮。

葉凡輕輕一握,捏爆。

在林希月的身上拍幾下,助她恢複戰力,再給她幾個秘果吃下去。

“葉宗主,對不起,我……”

“我們是戰友,不必多說!”葉凡打斷她,伸出一隻手,握住斷水劍,說道:

“我們的任務已經完成,但我想帶些人走,你彆離我太遠,明白冇?”

“嗯!”林希月傷勢未恢複,她很清楚自己是累贅,隻能乖乖聽話。

“星河之劍天上來,斬儘世間一切敵——蒼穹之劍!”

滾滾劍意從天而降,一把巨劍撥開天空,垂落下來,劍意籠罩在葉凡身上,他縱身一躍,融入巨劍中。

一瞬間,劍氣變得古老,劍意變得古樸,帶著毀滅的氣息。

“快,攔住他!”

“殺了他!”

廖寧一下子就慌了。

葉凡的這一係列動作就是一氣嗬成,瞬間就完成。

更加強勢的戰意碾壓而下,這劍意恐怖到極點,壓得人喘不過氣來。

大事不妙!

冇有了把柄,難以控製葉凡。

鄭冬蓉看了一眼武寬,兩人對視一眼,同時一躍而起,揮動手中刀劍。

刀芒霸道、橫推向上,發出陣陣龍吟,彷彿巨龍在咆哮,刀芒、刀氣、刀勢都化作殺伐,直奔空中的葉凡。

劍芒淩厲,挑破虛空,宛若長虹貫日,引動周圍的天地之力,劍勢殺伐襲上,直指葉凡的頭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