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人速度極快,已經衝在最前麵。

葉凡的嘴角微微一揚,看著衝上來的數萬人,特彆是最前麵的兩位無邊境強者。

手持巨劍,怒斬而下,毀滅氣息摧毀一切,恐怖的地獄劍芒掠殺,麵對敵人的山海洶湧之大勢,絲毫不懼。

破!

呯呯呯……

大勢被破,在天劍斬下時,顯得多麼無力。

無數慘叫傳來!

葉凡的劍芒直指鄭冬蓉。

鏘鏘!

擊散她的劍勢,擊碎她的劍芒!

噗!

斬斷她的一條手臂。

“不……不……”

鄭冬蓉驚恐的叫喚,難以置信,而更加驚恐的還在後麵。

在葉凡的麵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光芒,籠罩了衝進來的數萬人之多,彷彿化成一個無底洞,還能將這人囊括進去。

“武寬,彆走……”

葉凡喊了一聲,卻已經來不及。

武寬驚恐萬分,宛若驚弓之鳥,奮不顧身的頭也不回的跑掉了。

葉凡馬上關閉內世界的入口,不然鄭冬蓉就要跑出來了。

當光芒消失。

殺向葉凡的數萬人直接消失在眼前。

還在外麵的人都直接就懵了。

完全不知道咋回事。

“人呢?”

“那些人呢?”

“結界嗎?這……什麼情況?”

特彆是看到武寬落荒而逃,十分狼狽的樣子。

這可是高高在上的無邊境強者呐。

葉凡依舊手持利劍,嘴角露出滿意的笑容,看了一眼遠方,似乎看到了幾股危險的氣息快速奔來。

一隻手抓住林希月的肩膀,腳踩驚鴻步,道:

“走!”嗖嗖嗖嗖……

五位無邊境武者快速趕到,卻已經看不到葉凡,隻看到眼前一片狼藉,一座城池被摧毀得稀巴爛。

整個現場有一種詭異的沉默。

“武寬呢?鄭冬蓉呢?”

一位一米九的中年模樣男子掃視四周,發出雄渾的聲音,最終目光定格在宗主廖寧身上,來到他的身邊。

隻見廖寧臉色蒼白,滿臉震驚,似乎還未反應過來。

“廖寧,問你話呢!”

廖寧這才反應過來,頓頓的說道:

“柯鴻寶前輩,鄭冬蓉前輩不見了,宗門好幾萬人一起消失的,武寬前輩跑了。”

“不見?”柯鴻寶眉頭一皺,很是不解。

廖寧在思索,一時不知該如何作答。

這時,一道聲音傳來:

“柯鴻寶前輩,我知道怎麼回事,葉凡隨身攜帶一個結界,根據當時的情況,那些人極有可能是被他的結界吞噬。”

來人正是呂備,她被葉凡吸收進入結界,最終簽訂靈魂契約,至今還未解除,就在前幾天,他還為瞭解除靈魂契約,聯手蕭景天等人殘害同門。

想想都憤怒。

柯鴻寶看向她,不是很相信,道:

“你說他隨身攜帶一個結界?這不可能,結界不可移動,更不可隨身攜帶。”

呂備堅決說道:“前輩,我進去過,若非如此,我也不會相信他能隨身攜帶一個結界,這打破了我們的常識。”

“你進去過?”柯鴻寶遲疑了。

“是的,我們在邊陲魔鬼之角時,被他抓進去,後來達成交易才得以出來,那些人恐怕……”呂備黯然傷神。

數萬的天照宗弟子恐怕十死無生。

柯鴻寶沉默了一會兒,道:“鄭冬蓉乃是無邊境武者,說不定能打破結界出來。”

目光看向廖寧,道:“廖寧,馬上派出人去,尋找那小子,此人太詭異,太強,絕對不能留;我聽說咱們天照宗不少地方遭遇到了襲擊?連中合城都慘遭破壞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