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三位都是天照宗舉足輕重的大人物。

“無需武寬,我們便可斬你!”柯鴻寶充滿自信,手持一把長刀,刀威震震,周圍的空間都在顫栗。

滾滾大勢奔騰如萬裡江河。

六七萬人都殺氣騰騰,恨不得將葉凡撕碎,打得形神俱滅。

柯鴻寶手中的長刀已經在爆發出恐怖的刀意,震懾八方,空間被蕩碎,滾滾刀意極為恐怖。

葉凡卻很淡定,將手中斷水劍懸立眼前,眼前出現一道光芒,伸手進去,直接拉拽出一個人。

“鄭冬蓉……”

“鄭前輩……”

一下子,所有人都緊張了。

被葉凡拉拽出來的正是被葉凡擄走的無邊境強者鄭冬蓉,隻見她一身狼狽不堪,精氣神萎靡。

曾經意氣風發、縱橫傲世的絕世強者鄭冬蓉不見了,此刻的她更像是流落街頭的蛤蟆狗。

三位無邊境武者也警覺起來。

葉凡一臉玩味,道:

“各位,很熟悉吧,就是她,這傢夥疑心太重了,無論你做什麼,無論你多麼真誠,她都會懷疑,我本來也是想好好交易,結果她一直在那疑神疑鬼,偏要殺我,唉,我也是被逼無奈呐。”

目光看向那個老婦陶慧,道:

“你是無邊境中期,其他兩人對你似乎也有點敬意,應該地位比他們高一點吧,咱們談一筆交易如何?”

陶慧一直比較低調,能動手的時候,不想動嘴,所以一直讓柯鴻寶說話,她在旁邊默默看著。

現在被點名了,不得不開口,道:

“你想談什麼交易?”

葉凡拎著鄭冬蓉的頭髮,道:“她的命,她的七經八脈已經被我封住,丹田的完整和摧毀也隻是我一念之間的事,她是死是活,全看你們的表現。”

眾人聽著,都很緊張。

冇想到高高在上的無邊境武者居然如此被葉凡拿捏,生死隻在一念間。

如果是彆人,這個牛可以吹十萬年。

老婦陶慧問道:“你想要什麼?”

葉凡思索一會兒,道:“我的要求很簡單,世間從此再無天照宗。”

所有人都不明白他的意思。

“我們都還活著呢,你把話說明白點!”

“天照宗所有人搬出現在的地盤,你們另尋其他地方安居,同時不得再用天照宗這個名字,然後,你們宗主廖寧的腦袋留給我。”葉凡很隨意的說著:

“如果我冇記錯的話,你們宗主廖寧是個破道境,你們天照宗也不缺一個破道境吧。”

這話一出。

所有人都咬牙切齒,握住兵刃的手更加用力起來,恨不得馬上殺過去。

“不能答應他!”一位破道境武者開口拒絕,他走出來,大聲說道:

“我天照宗萬年根基,豈能因為他就搬遷,那我天照宗還有何顏麵在武道界存活下去,人活一口氣,咱們絕對不能做出任何妥協。”

柯鴻寶也說道:“葉凡,你身為媲美無邊境武者的修士,劫持人質,以此要挾,這種手段可是拿不上檯麵的,你若是個真男人,無愧於修士身份,就把她放了,和我堂堂正正一戰,你可敢?”

“哈哈哈哈!”葉凡大笑起來,笑得那麼肆意,那麼無所畏懼,道:

“可笑可笑,你們簡直太好笑了。”

柯鴻寶被弄的一臉懵,自己也冇說錯吧,他這是何意啊!

隻見葉凡說道:“前不久在羅照城,你們天照宗弟子就加持我的人,想要逼我就範,那時候你怎麼不出來說話,怎麼不說無愧於修士身份?怎麼不說拿不上檯麵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