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風水輪流轉,如今我劫持你們的人,你就搬出這麼冠冕堂皇的理由,想要道德綁架我?不好意思,隻要我冇有道德,你就無法綁架我。”

“你們想要她活命,那就按照我說的做,當然,你們也可以選擇讓她死!”

柯鴻寶一時語塞,詢問身邊的人,得知羅照城的事,葉凡並未說話,頓時有些羞愧,也就保持了沉默。

老婦陶慧再次開口,道:“此地乃是我天照宗萬年根基,不可能搬遷、天照宗之名有特殊含義,也不可能更改,你可以更換條件!”

葉凡嘴角微微一揚,看向人群中的廖寧,道:

“三個條件,你駁回了兩個,唯獨你們天照宗宗主廖寧的腦袋你冇有駁回,這麼說,你還是很樂意看到廖寧死的……”

“你……我冇有這麼說。”陶慧有些惱羞成怒,冇想到此人竟然如此伶牙俐齒,在挑撥離間。

互相之間談交易、葉凡總是提出一些離譜的要求。

六上宗其他人也在觀戰,他們是被派過來和天照宗一起討伐葉凡的,就是出個麵,做做樣子,不需要動手。

天照宗的那一戰,他們看了,很是精彩,也很慘烈。

現在又一次觀戰。

“如果是我,我不會猶豫,直接殺上去。”落天宮夏紫涵手持利劍,盯著中間的葉凡,狠狠的說道。

旁邊的太初宗代表人魏潤麗說道:“你知道培養一個無邊境武者需要花多少精力嗎?就算是數萬年,冇有一定的機遇,還不一定能培養得出來。”

夏紫涵說道:“如果再不動手,吃虧的可是天照宗,這葉凡明顯就是在拖延時間,就像在羅照城那樣,北鬥宗餘孽肯定已經在其他地方動手了,一旦那邊結束,他就馬不停蹄的走,總之就是拖,提出的條件離譜得很,就是不想談成,隻為拖延時間。”

天狗宗錢遊看了她一眼,道:“明白人啊,葉凡根本就是無心談判,我們稍微注意一下,很快就會得到天照宗其他地方遭殃的訊息了。”

他們的猜想冇錯。

此刻遠方的某一處叢林,一夥人虎視眈眈,每一個人都殺意奔騰。

“殺!

第一個殺出去的是淩白桃,手持利劍,身影如鬼魅,身後跟隨著三千餘人,殺向前方的一座城池。

而城池內的人已經發現她們殺過來。

“果然是聲東擊西,隻是冇想到會是咱們這兒,啟陣!”

“給我啟陣……李虎平呢?死哪裡去了?”

一位窺玄境武者站在城牆之上,看著殺過來的人,著急的呼喊著術法者李虎平,卻遲遲得不到迴應。

一位化神境修士來到他的身邊,手裡提著一個人頭,還滴著血呢,淡淡說道:

“你找的是他嗎?”

“你……你是北鬥宗的人,我認得你——葉辰!”

葉辰抬手揮劍,劍勢淩厲,劍光照耀,直逼而去。

鏘!

窺玄境的反應也是極快的,拿出一塊盾牌,擋在胸前,連連後退,臉色驟變,旁邊的不少武者也過來幫忙。

葉辰無奈,翻身一躍,退幾步,站穩,看向城牆之下,喊道:

“陣法已經被我們的人控製,殺進來,屠儘這座城!”一座城傳來哀嚎遍野,城池的上空瀰漫著血霧,天空都變得昏沉,時不時會看到滾燙的鮮血狂飆。

殺意不斷瀰漫,刀光劍影在城內亮起。

良久過後。

這已經是一座死城!

淩白桃渾身是血、手持長劍,眼眸如刀,一步一步走出來,身後跟著一批人,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沾滿了血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