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老婦陶慧問:“洪門在海外確實是個強大的組織,他們重返華夏,遇到什麼阻礙了?”

“神龍組那邊在找茬,故意找藉口為難洪門。”廖寧頗有幾分無奈。

據他的瞭解,洪門重返華夏是得到神龍組的允許,可現在卻找各種理由為難洪門,導致洪門無法幫助自己。

“海外的勢力呢?”

廖寧說道:“我派人調查過,也在曾在遺址內和多個海外組織發生過矛盾,隻是我擔心那種爭奪寶物的矛盾不足以讓他們派出真正的強者,對了,東瀛國,東瀛國和葉凡有血海深仇,或許可以利用。”

陶慧說道:“那就去找東瀛國的武者,雖然是個彈丸之地,但在劍道上還是有點人才的。”

一位護法站起來,問道:“陶前輩,咱們華夏泱泱大國,強者無數,為什麼不邀請華夏強者呢?”

陶慧說道:“誰說不邀請了?華夏強者我自會去邀請,你們找海外強者,反正有共同仇人,他們也樂意幫忙,我要把所有的北鬥宗餘孽找出來,殺他個片甲不留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葉凡按照原計劃,脫離霸王嶺後,快速隱藏起來。

突然收到池小天的召喚!

兩人需要見一麵,需要葉凡偷偷潛伏望海城。

葉凡搖身一變,改頭換麵,變成一個佝僂的老人,踩著月光,踏入望海城。

按照正規的程式,進入望海樓。

他一直都在關注身邊、身後的一舉一動。

一位老婦來到他的麵前,看了一眼,便徑直的往裡麵走去,葉凡也跟上去。

在老婦的帶領下,不斷深入,暢通無阻。

終於來到內部。

老婦身體一抖,變成中年婦人模樣,是江春曉。

葉凡身體一抖,變回本來麵目。

“葉宗主,冇想到你演得挺好的,走路都有喘息聲,真像是個老頭子。”江春曉笑了,露出潔白的皓齒。

葉凡微微一笑,道:“怎麼突然這麼嚴,還特意叮囑我偽裝再來。”

江春曉說道:“最近天照宗的人頻繁來我們這兒買關於北鬥宗其他人的情報,但我們樓主不賣,他們還在咄咄逼人,樓主現在有些擔心,天照宗那些人開始故意為難我們的人,甚至已經打死幾個人。”

葉凡的眉頭一皺。

冇想到天照宗也找上這兒來了。

看來是真的想要滅掉北鬥宗其他人。

來到一個密閉的空間,整個空間很空蕩,很封閉,隻有一桌倆椅一壺茶。

池小天坐在那兒。

“葉凡,快,坐!”池小天看到葉凡來了,急忙站起來迎接。

葉凡坐下,掃視一圈,道:“怎麼來這地方?發生了什麼?”

江春曉給兩人沏茶。

池小天說道:“行動需要暫緩,根據線人來報,事態恐怕越來越嚴峻,無邊境陶慧親自拜訪六大宗門,絕對不是偶然,可能六上宗的參與不再隻是出個麵,而是派出真正的強者。”

“以一己之力對抗六大宗門,扛不住。而且我這邊還得到情報,天照宗派人前往海外,估計會有海外武者為此而來,你也得罪了不少海外武者。”

“目前還不清楚會來多少強者,總之我們不弄清楚情況,景天他們不能動,不然可能會遇到埋伏。”

葉凡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。

無邊境武者出麵,陣仗就是不一樣。

看來一場大戰即將來臨,那是真正決定天照宗生死存亡的大戰。

隻是自己需要麵對那麼多的強者,怕是很吃力。

“我明白了,我會安排好的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