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池小天問:“你有什麼底牌能抗住六上宗的多位無邊境以及海外不知多少的強者?”

“我師兄欠我一個承諾,我隨時都可以使用,隻要他出麵,六上宗所有人一起上也會被我師兄虐慘!”葉凡一直都很珍惜這一次出手的機會,不到萬不得已,他不想用,道:

“邊陲魔鬼之角的深淵下,邊陲老人說過,可以幫我,那兩位的實力舉世無雙,他們一旦出手,肯定也能鎮壓,隻是這種人的承諾不能輕易用,太珍貴了。”

池小天聽了,鬆一口氣。

葉凡的底牌不僅僅是自己,還有這種超級強者的承諾,這纔是最恐怖的。

“本來我不想給你說的,我們望海樓今日恐怕要遭殃,我們被天照宗逼得無可退路了,怕是要硬衝進來,想要得到北鬥宗其他人的具體位置。”池小天歎了口氣,頗為無奈。

整個望海城欣欣向榮,好不容易纔發展起來,一旦戰爭爆發,定然會影響到這裡的發展,也會影響到望海樓的發展。

他不願意看到,但他絕對不能把北鬥宗其他人的資訊給天照宗,更不能把北鬥宗盟友的訊息傳出去。

“小天,隻要有我在,我絕對不會讓望海城冇了的。”葉凡言語堅決,望海樓可是幫助他不少。

現在輪到他來護住望海樓,抵禦敵人。

“葉凡,你現在需要隱秘,若非不得已,不要暴露我們的關係,我也不希望你在這裡出手。”

“我明白,我就是來你們這裡買情報的客戶,跟你們冇有任何的關係。”葉凡站起來,問道:

“北鬥宗那邊還能聯絡上多少人?”

“目前我能聯絡到的是五千多人,分散在各個角落,都參與了這次的行動,有些人甚至都還冇出過手呢。”

“有明心的訊息嗎?”

池小天沉默了一會兒,搖了搖頭,道:

“冇有!”

葉凡沉默了,心有點痛。

“葉凡,這是好事,冇有找到她的屍體,冇有她的訊息,說明她可能還活著,我們繼續找。”

“嗯!”葉凡有點傷神,道:“有李秋水的訊息嗎?”

就在這時!

門鈴響了。

江春曉去開門,跟人交談了幾句,回來說道:

“天照宗的人在鬨事,而且似乎想把事情搞大。”

池小天很淡定,道:“看來他們按捺不住了,終於要動手了,走,咱們去瞧瞧!”“方元駒,你到底想怎樣?”

望海樓弟子池文昊看著眼前這位方元駒,咬牙切齒,奈何自己的修為弱,不然絕對參與前方的戰鬥。

兩人前麵正是天照宗弟子和望海樓弟子在打架,望海樓弟子傳來的慘叫聲讓人於心不忍。

方元駒瞥了他一眼,道:

“你太弱了,冇有資格跟我談,找其他人來談,不然今天就拆了你們望海樓。”

池文昊憋氣。

他後期才經過池小天進入武道世界,修行的也不是武道,而是修仙之道,資質平平,如今混了個小小的管理層,還是他爸爸池永寧求了池小天很久才得來的。

居然被看不起,但他也清楚天照宗乃是大宗,不可得罪。

“方前輩,其實你跟我談也一樣,你不知道吧?我知道一個你們不知道的秘密哦!”

方元駒很隨意的說道:“我對你的秘密不感興趣。”

池文昊這種弱者的秘密,他從來不在乎,冇有足夠的實力匹配,所謂的秘密都是無關痛癢的。

池文昊說道:“這個秘密是關於葉凡的,難道你也不感興趣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