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方元駒這纔有興趣,看向他,道:“關於葉凡的?什麼秘密?”

“方前輩,你知道我叫什麼名字嗎?”

“我對你的名字不感興趣,趕緊直奔主題,我冇時間跟你浪費,惹我不高興,我一巴掌拍死你。”

“不不不,前輩,我若死了,那問題就大條了,我可是望海樓樓主的哥哥,我們可是血脈相連的兄弟。”

他一臉自豪,身為池小天的哥哥,他在這邊享受到了很多優待。

時不時的回到世俗界,更有了炫耀的資本,一些大家族都奉他為座上賓。

“你是池樓主的哥哥?親哥?”方元駒有點驚訝。

“堂哥,但也一樣,我們是從小一起光屁股長大的兄弟,情比金堅,血脈相連。”池文昊嘴角上揚,他以池小天為榮,這是池家最值得炫耀的事了,道:

“葉凡和小天在世俗就認識,嘿嘿。”

“彆停,繼續說!”方元駒很感興趣,彷彿發現了大秘密。

池文昊道:“方前輩,我可以知無不言言無不儘,但我有個要求!”

“什麼要求?”

“我想加入天照宗,我想成為六上宗的弟子,隻要你答應,我把所有關於葉凡的事都給你說,還能幫你們抓到葉凡,我知道他的軟肋在哪裡。”

“哦?”方元駒興趣十足,道:“隻要你提供的訊息有用,我親自收你為徒,帶你迴天照宗。”

“弟子拜見師父……”

“彆,你先說!”

“好,據我所知,葉凡和小天認識在港島,兩人稱兄道弟,在很久以前,葉凡為了小天,殺進我池家,屠殺了所有的家族高手,後又帶小天進來武道世界……”池文昊滔滔不絕,說了很多關於自己的所見所聞,更有一些添油加醋。

方元駒聽了,頓時大悟,道:

“所以池小天和葉凡就是一夥的,池小天一直不肯賣給我們北鬥宗餘孽的情報。”

拿出傳訊符,傳資訊回到宗門,調遣大隊過來。

“方前輩,你喊人過來?”池文昊也看到了他傳訊的資訊。

方元駒點了點頭,道:“望海樓就是第二個北鬥宗,和葉凡有著這麼深的淵源,應該和北鬥宗一樣消失在這個世界上,我已經喊人過來了,今日過後,世間再也不會有望海樓,望海樓的人統統都得死,隻要跟葉凡有關的人,都要死,池小天必須死,池小天的家人、望海樓的所有人都要死……”

說到這兒,看到池文昊整個人都懵了,臉色略顯蒼白,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道:

“你放心,我方某人一向說話算數,從今往後,你就是我的徒弟,你就是我天照宗的人,你和望海樓再無關係,這場毀滅之戰自然也不會牽連到你。”

池文昊直接就懵了,道:“前輩,我……我不是這個意思,我……我冇想到毀瞭望海樓,我隻是想加入天照宗……”

方元駒冷冷說道:“毀不毀望海樓,不是你說了算。隻要望海樓遇到危險,葉凡肯定會出現的,哈哈哈哈。”

池文昊慌了。

他知道自己闖下大禍了。

轉身,準備離去。

“池文昊,你要乾嘛去啊?”方元駒喊住他。

他整個人都懵了,徹底慌!

“前輩,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

連話都說不出,結結巴巴。

闖大禍!

池小天辛辛苦苦創造出來的望海樓要被他毀了。

方元駒冷笑,道:“我知道你想去報信,你可以去,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,哈哈哈哈。”

池文昊急忙跑進裡麵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