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有個建議,不知道你們覺得如何,那就是今日出現在望海城的天照宗弟子,一個都不能活著離開,這些人死無對證,日後若是有人提起,我們堅決不承認。”

池小天點了點頭,看向池文昊,道:

“狗改不了吃屎,你給誰說了?”

“方元駒,方元駒……”池文昊急忙供出來,道:“小天,我知道錯了,你就饒了我這一次吧,我真的錯了……我以後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池小天不再看他,看向葉凡,道:“我們走!”

葉凡從始至終,並未說話,他相信池小天會處理好的。

兩人走向前去,江春曉跟在後麵。

“葉凡,你有什麼想法?咱們必須快速決斷,這層關係不能暴露!”池小天一下子也想不出好的辦法。

葉凡思索一會兒,道:“我覺得你媽媽的說法挺有道理的。”

池小天停下腳步,道:“春曉,馬上通知尹鵬雲那邊,準備戰鬥,另外,同時術法者,啟動防護大陣,追蹤定位每一位天照宗弟子,一個都不能放過,關閉城門和領空,任何人不得進出。”

“還有,聯絡供奉,立刻趕來支援,一定要殺光望海城內所有天照宗弟子。”

江春曉很嚴肅,道:“是,我馬上去辦!”

轉身離開。

池小天看向葉凡,道:“葉凡,你不能跟我出去,你以客人身份出現,你對天照宗的人出手,隻要冇跟我站在一塊,彆人聯想不到一塊。”

葉凡點了點頭,收斂氣息,轉身離開。

他和天照宗本就有血海深仇,他對天照宗弟子出手,至少不會被人懷疑跟望海樓有關,但他出場的地方要恰當。

葉凡很快來到了最外圍,大搖大擺的走在大街上,不再隱瞞前行,還特意來到一處人多的酒樓。

馬上就有人認出他,對他指指點點。

他最近太出名了,想要不認識都難。

“葉凡,你居然出現在這兒,你來這裡做什麼?”

不遠處,一道質問的聲音傳來。

聞聲看去,那是五六個青年,拔劍指著葉凡,身上瀰漫出殺意。

葉凡看了一眼,道:“你們是?”

“天照宗弟子李發浩。”

那人充滿自信,同時也充滿警惕。

話畢,隻見五道殺芒憑空出現在他們麵前,把他們都驚呆了,完全反應不過來。

噗噗噗……

殺芒穿過眉心,擊穿後腦勺,五個人難以置信,直接應聲倒地。

隻留下一人臉色蒼白,下體傳來一股暖流。

嚇尿了!

雙腿都在顫抖,手中的利劍掉在地上,連拿劍的力氣都冇有了,他已經聞到死亡的氣息。

“我說了,天照宗的人,我見一個殺一個。”

一個箭步,來到那人麵前,一腳踹飛,踢飛到天空中,重重的砸向遠方的戰場,那是天照宗和望海樓打鬥戰場。

看似無意落下,實則是葉凡有意為之。

而且那人還冇死,就是重傷垂死,還能說話的那種。

他也就這點利用價值了。

葉凡依舊站在酒樓裡,旁邊的人都已經驚呆。

他們誰人不知葉凡的輝煌戰績,很多人都隻是聞其名不見其人,今日一見,震撼人心,絲毫不懼六上宗。

“牛逼,不愧是我的偶像,完全不把六上宗放在眼裡。”

“好強啊,天照宗的人連還手的機會都冇有,不愧是三進三出天照宗的狂人。”

“葉宗主牛逼,簡直太強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無數人投來羨慕的眼光,小聲議論。

葉凡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,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