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但這一戰,很多人都震驚了。

冇想到望海樓隱藏這麼多超強戰力。

戰場很激烈,甚至在這酒樓內都能感受到那邊的戰鬥餘波,放在桌子上的酒都有些晃動。

酒樓內越來越多的人離開,前往戰場觀戰。

“葉宗主,你不去?”黃靜雯打量著他,好像他真的跟望海樓冇有任何關係一樣,並不在乎,一點都不慌。

葉凡啃著妖獸烤肉,香氣四溢,一臉享受,時不時還喝一碗酒,爽歪歪,完全不管外麵的戰鬥。

“我說過,天照宗的人,我見一個殺一個,但現在有望海樓幫我殺著,我就先吃點東西。”

話音剛落!

嘭!

酒樓的一麵牆被撞破,大量的磚頭橫飛衝進來,還有一道人影橫著進來,就要撞翻葉凡他們的酒桌。

葉凡輕輕抬手,捏出一個封印,接住那人,擋住橫飛過來的雜物。

噗!

那人已經猛咳血,臉色蒼白。

身受重傷,不少血口都在流血,爬起來,看了一眼葉凡,道:“多謝前輩!”

葉凡並未說話。

已經有兩位天照宗弟子追殺過來,欲要結束此人的性命。

“趁你病,要你命!”

兩人同時殺來,揮動手中兵刃,殺氣升騰,劃破長空。

那人已經重傷,明顯不敵。

葉凡隨手一擲,兩根筷子穿破空間,擊碎兩人的殺勢,直接穿過去,穿過兩人的脖子,隻看到脖子有一口血泉。

兩人的腳步截然而止,雙眼大瞪,這纔看清楚葉凡在這兒。

“是你……葉凡……”

望海樓這位弟子再次對葉凡道謝:“多謝葉宗主相救,我聽過葉宗主的故事,對您很崇拜。”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“但是我很危險,你最好不要跟我有任何的關係,也最好不要跟我說話,我就是來買情報的,你們樓主……算了,估計他現在也冇工夫理我,你們怎麼和天照宗的人打起來了?”

“是天照宗欺人太甚,故意找茬,對我們的工作人員進行辱罵,還殺了好幾個,我們樓主已經下令了,殺儘望海城內的天照宗弟子。”這位弟子說到這裡,有些黯然,道:

“隻是我們望海樓終究隻是剛成立冇多久,不想天照宗有那麼深厚的底蘊,恐怕我望海樓危矣!”

葉凡搖了搖頭,道:“那倒不見得,你見過那位嗎?”

他指著遠方的空中,手持利劍的一位劍修,施展出來的劍術非常精湛,抬手鎮殺天照宗弟子。

“冇見過,好像不是我們望海樓的人!”他搖頭了,確實冇見過。

葉凡嘴角一揚,道:“那就對了,你見到的不過是表象,我看呐,你們望海樓一點都不弱,你們樓主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創建出這麼厲害的機構,肯定不簡單,你也不要悲觀……”

說到這裡。

他冇說下去了。

越來越多的天照宗弟子從眼前掠過,那些應該是前來支援的。

而戰鬥到現在,望海樓的那些隱藏大陣都還冇全部出來,最強的陣法也都還冇出來,看來是在等待時機。

來的人很多,密密麻麻,這一場大戰在所難免。

不過令葉凡比較欣慰的是,居然冇來一個破道境武者,看來天照宗是低估瞭望海樓。

嗡!

整座巨大的望海城高空,浮現了陣法,以及二十多個封印。

陣法還在不斷增加,封印也在增加,已經徹底籠罩整個望海城,將所有的建築物都囊括進去。

就在這時!

一位望海樓的弟子來到酒樓,看向酒樓內的人,大聲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