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諸位,天照宗欺人太甚,打到我們望海城的地盤來了,我們樓主為了大家的安全考慮,特意為諸位提供了安全堡壘,卻被各位的人身安全,想要去的,隨我來,不願去的,我們不強求。”

這話一出。

一下子引起一片嘩然。

強者戰鬥,弱者靠近會很危險,很輕易會被波及,冇想到望海樓樓主居然給他們提供安全堡壘。

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同時對望海樓的好感度直線上升。

“你們的安全堡壘真的安全嗎?如何能保證我們的安全?”

有人提出了質疑。

“諸位放心,我們的安全堡壘是由天師府的強大天師團聯手建造而成的獨立空間,還可以看到外麵的戰鬥,同時也會有超級強者鎮守,多一層保障,為了你們的安全,請跟我走吧。”

還有人在遲疑,在猶豫。

葉凡第一個站出來,道:

“我相信你,快帶我們去吧,外麵好危險呀。”

這話一出,一下子引來大群白眼。

你那麼強,殺天照宗弟子都不眨眼,居然在這裡假裝害怕。

不過葉凡開口了,後麵的人也跟著開口。

“走,我們去安全堡壘,我可不想死!”

“我也不想死,去安全堡壘還能觀戰,誰不去啊,去!”

“望海樓樓主想得真周到,一起去!”

護城大陣已出,籠罩整個望海城,空中浮現的陣法符文、閃爍著光芒,瑩瑩光輝很是璀璨。

陣法之內有很多人在打鬥,天照宗弟子已經上萬,氣勢奔騰,似乎要屠儘望海樓的人。

嗡!

陣法壓製之力下來了。

不少人都很是詫異,正在攻擊陣法,試圖破陣,奈何陣法不是那麼輕易被破的。

“天師府的手段?”

方元駒已經參與戰鬥,他想要破陣,卻根本做不到。

“小方,怎麼回事?”一位前輩來到他的身邊詢問道:

“你說望海樓和葉凡有關係?樓主和葉凡在很久以前就認識?”

方元駒重重的點了點頭,道:“是的,這是我從望海樓樓主的哥哥那裡得知的,我認為,隻要望海樓麵臨滅亡時刻,葉凡肯定會出現的。”

說著,他看向來支援的諸人,有些疑問,道:

“怎麼冇有無邊境的前輩來呀?”

前輩說道:“不急,等葉凡出現了,他們自會出來,隻是這個望海樓有點奇怪……劍神塚的人?”

他看到了一位劍神塚的弟子出手,有些意外。

“丁文柏,你這是何意啊?”

劍神塚的劍修揮手一劍,斬殺眼前天照宗弟子,看向他,道:

“張威,還需要我解釋嗎?”

張威的眉頭微微一皺,道:“你們劍神塚已經和望海樓聯手了?”

“不,你誤會了!”丁文柏擺了擺手,道:“這隻是我與望海樓之間的交易,和劍神塚無關,我承諾過,會為望海樓出手五次,這是第一次。”

張威有種不祥的預感,道:“你……你難道不怕挑起劍神塚和我天照宗的戰爭嗎?”

丁文柏兩手一攤,道:“挑起就挑起唄,我已經答應瞭望海樓,總不能做個言而無信的人吧。”

“你……”張威有些氣急敗壞。

劍神塚深不可測,要說正麵剛,天照宗可不敢,但不牽扯到整個宗門,個人或者小團體之間的互相廝殺還是可以的。

“那邊是……天師府褚良?”

他看到了天師府的人了,還是一位天師。

褚良也不打算藏著掖著,大大方方出來,說道:

“我也答應望海樓出手五次,這是第二次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