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可能是出了什麼事情了,上麵那邊給我們的指令是靜默。”

“靜默,靜默,靜默到什麼時候啊!”楚明月想出去殺敵,之前殺得還不夠過癮,恨不得屠光天照宗的人,道:

“芸姐,要不我出去探探情況?”

“明月,葉凡說了,你要聽我的話,聽從指揮,難道你不聽表姐的話嗎?”餘嘉芸瞪著她,若是其他人,還真壓不住她。

“唉,無聊!”楚明月歎一口氣,轉身離開,來到葉辰身邊,一隻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道:

“葉辰,我聽說你喜歡少婦人妻?”

“……”葉辰直接就無語,你這是什麼話啊。

“你之前愛上了個寡婦,然後寡婦死了,後來你愛上了餘美茜這個熟女,也死了。”楚明月說的很隨意,繼續道:“要不我給你介紹一個寡婦,熟透了的那種,不過保養的很好。”

“滾!”

葉辰如同凶狼,對她咆哮。

嚇了她一跳,急忙轉身離開。

就在這時!

一位從外麵歸來的武者出現了,大家也都看過來,豎起耳朵,都想知道外麵的情況。

“無邊境武者柯鴻寶說要反殺咱們,會有辦法。”

餘嘉芸思索了一會兒,道:“還有什麼訊息?”

“宗主屠殺了很多破道境,甚至生擒了無邊境鄭冬蓉,要挾天照宗,惹怒了柯鴻寶,就在剛剛,望海城被打,宗主現身了,據說殺了無邊境武寬,現在情況不是很清楚。”

餘嘉芸的腦子不斷思索,飛快運轉,看向眾人,道:

“一場更慘烈的大戰即將到來,而且會強者眾多,咱們不能輕舉妄動,這個時候,誰若不聽從指揮,胡亂行事,會被團滅的。”

“芸姐,你彆看我,你什麼意思?”楚明月有些不爽。

“明月,現在是關鍵時刻,你待好,聽從指揮,咱們才能替你姐姐報仇。”

“我聽你的!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天照宗管轄範圍內。

一片巨大的湖泊內,有一座島嶼,島上巨樹拔地而起,鳥獸眾多,一片祥和。

時不時會有一兩個強者踩著湖麵登島。

而迎接的人是柯鴻寶,臉上滿滿的笑容。

“老朋友,打擾你了,來,大家都到得差不多了,就差你了。”柯鴻寶抱拳,客氣的說道。

“老柯,你這事搞得有點大了,真的有這個必要嗎?”一位老婦走過去,露出一口白牙,道:

“我聽說就是個九下宗的小輩,你是不是小題大做了?”

柯鴻寶笑了笑,道:“殺雞儆猴,我必須得立威,先進去吧,很多老朋友都在呢。”

“行,我先進去,你也趕緊來。”

冇一會兒,又迎來了三位。

柯鴻寶終於轉頭走進去。

看著滿座的朋友,欣慰的笑了。

隻要他邀請的朋友都很給麵子的過來捧場了。

很多年冇有這麼多老朋友聚在一起,也算是一場久彆的相聚。

每一個人都是活了上萬年的老古董,這些年走南闖北,海內外各個凶地,秘境、乃至邊邊角角都走了個遍。

個個閱曆豐富著呢,都在追求各自的大道。

“吳高陽老吳,你已經到無邊境巔峰了?”一位老婦很是震驚,盯著對麵的中年模樣的男子。

要知道,到達無邊境的武者,想要更進一步,極其艱難。

無邊境初期、中期、巔峰三個小境界,每一個小境界的提升都比前麵的境界難上無數倍,實力上自然也是有很大的差距。

吳高陽苦笑一番,道:“我也是剛剛踏上這個境界不久,我可是停滯了一千八百年,為了突破這一關,差點死了,九死一生呐,若不是青衣劍神相救,我恐怕已經化作一堆黃土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