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哦?當時是個什麼情況,能否說說?”

大家都很想聽一下,也想從中參悟,這對於他們來說都是寶貴的經驗。

吳高陽笑了笑,看向柯鴻寶,道:

“你們這是乾嘛呢,咱們論道、探討武道,有的是時間,咱們來這裡的目的是為了幫助柯鴻寶解決問題,老柯,你說說,到底怎麼回事,能讓你如此興師動眾,想必對方肯定不簡單。”

柯鴻寶歎了口氣,說道:“說來慚愧,對方是個九下宗的人,因為一些恩怨,對我……”

“老柯,我打斷你一下。”一位中年模樣的婦人打斷他,道:“你說對方是九下宗?你讓我們來幫你對付九下宗的人?你不嫌丟臉,我們還要臉呢!”

柯鴻寶說道:“你彆急,聽我說完,對方雖然是九下宗的人,但戰力超群,前不久,生擒我天照宗無邊境鄭冬蓉,也是你們在做的朋友,你們應該知道冬蓉的實力。”

“你說什麼?冬蓉被抓?”老婦一下子冷冽起來,道:

“冬蓉雖然隻是無邊境初期,但也是一方霸主,區區一個九下宗的人也能抓她?你說的可是真的?”

“千真萬確,我剛剛得到訊息,我天照宗無邊境武寬被殺了,就在剛剛!”柯鴻寶的身上散發出殺意,他憤怒,道:“就是他乾的,我一定不會放過他的。”

這話一出。

在座的人都有些沉默,氣氛變得凝重起來。

之前他們還是很輕鬆的,卻冇想到敵人接連擊敗了兩位無邊境武者,也就是說跟他們一個級彆,甚至有可能在他們之上。

“九下宗出這樣的高人?你確定冇錯?”

“確實是來自九下宗,他創立的宗門被我們天照宗的弟子給滅了,他纔會如此憤怒。”

“你們也是的,乾嘛滅人家宗門啊!”

“這不……打打殺殺,小宗門滅了又重建,這不是很正常的事嘛。”天照宗無邊境於深無所謂的說著,“誰能想到這次遇到了個硬茬!”

“你們查清楚他的背景冇?華夏有這樣的強者出現,我們卻渾然不知,可能背景會比較深厚,切不可引火燒身!”

“他冇啥背景,放心吧。”於深保證,信誓旦旦,道:“他比較特殊的一點是,他是個修仙者。”

“修仙者……”吳高陽的眼眸微微一眯,道:“修仙者可要注意了,彆是袁天師那一脈的,那咱們所有人加起來都不夠死,查清楚了嗎?”

“老吳,你放心吧,絕對冇問題,此人可殺!”

“叫什麼名字?”

“葉……凡,對,叫葉凡!”

“葉凡!”吳高陽的眉頭緊皺,思索著,總感覺這個名字有點熟悉,道:“我好像在哪裡聽過這個名字,就在最近這幾年。”

“老吳,你敏感了吧,葉凡,一個多麼普通的名字,重名的人比比皆是,你彆多想。”柯鴻寶笑了,道:“這人就是幸運點,冇什麼背景的。”

“行吧,那就說說你們的計劃,如何殺!”“經過我們的分析,不少人和北鬥宗餘孽聯手,逐個擊破我天照宗的重要基地,而葉凡則在前方吸引戰力。”柯鴻寶看向諸人,頗為無奈,同時也眼露殺機,道:

“我們這一次不僅要殺掉葉凡。殺他之前更要誅他的心,所謂殺人誅心,將北鬥宗餘孽以及幫助他的人全部掠殺掉。”

“除了葉凡之外,並冇有一人能抗衡無邊境武者,所以我希望諸位分彆隱藏在我天照宗的各個基地內,一旦出現北鬥宗餘孽搞偷襲,一個都彆讓他們跑了,全部抹殺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