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柯鴻寶說著自己的計劃,看似完美,就是要掠殺所有北鬥宗餘孽,他的安排是精妙的,一旦那些人出現,必死無疑。

不僅是他在安排人掠殺北鬥宗弟子。

天照宗的大門,出現了一批東瀛國的武者,每一個都散發出一股強橫的氣勢,盯著天照宗宏偉的宗門。

天照宗長老居芳春親自出來迎接,可見重視程度不一般。

“各位遠道而來,請,我們宗主已經在等候多時了!”居芳春做了請的姿勢,餘光掃視這些人,暗自驚歎。

其中不乏有破道境、窺玄境、破命境等等。

一位窺玄境說道:“道友不必看了,我們的人隱藏在外麵,說了來十萬人就是十萬人,我們隻是過來跟你們宗主商討計劃的,隻要能將葉凡斬殺,你們承諾的也給到位,我們自然不會食言的。”

居芳春點了點頭,請他們進去。

這批人剛進去冇多久。

又來一批人。

這批人的頭髮卷卷的,皮膚有些坳黑,個子普遍不高,一看就是東南亞一帶的武者,還有不少人打扮得奇奇怪怪,將自己包裹的很緊。

九長老蔣心遠出來接待。

“加拉瓦前輩,我們宗主已經在等候,請!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關於外人的到來,望海樓已經得到訊息。

同時這個訊息也傳到葉凡耳中。

“東瀛國十萬人入境,東南亞八萬人入境,都是為我而來?”葉凡有些眉頭微皺,這天照宗居然將這兩大仇人給拉來了。

看來是做過功課了。

池小天看著手中的卷軸一眼,丟給他,道:

“恐怕不僅僅是為了你,更是為了北鬥宗隱藏在外的人,以及幫助北鬥宗的人,根據線報,來的人中就有不少破道境,東南亞那邊的武者大多會使用蠱術,比較麻煩。”

“不止東瀛國和東南亞,還有歐洲也來了近千人,這是要拉全世界的武者聯手絞殺你啊,接下來會是非常嚴峻的局麵,你要做好準備!”

葉凡思索著。

東瀛國一個彈丸之地,居然能派出十萬人,肯定不僅僅是殺他那麼簡單,應該還有彆的原因。

天照宗肯定也付出了其他代價,至於是什麼,他不知道。

“人數在我麵前都不是問題,又不是十萬個無邊境。”

無邊境以下,人數多少,葉凡都不放在眼裡,那就是一掌的事,直接橫掃。

喝一口茶,問:“小天,你說柯鴻寶可能會尋找無邊境武者來相助,有訊息了嗎?”

池小天遲疑了一會兒,道:“無邊境武者何其強大,秘密行動我們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得到訊息,而且人數極少,行蹤隱秘,這是一個巨大的變數,我讓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以不變應萬變。”

葉凡問:“難道我們就一直這麼耗著?”

池小天說道:“現在有兩個方案,第一個就是耗著,直到前來支援天照宗的人離去,咱們再繼續行動;第二個是調查出無邊境的行動,咱們才能更好的製定計劃,不過這個會極難,無邊境的行動,一般人根本打聽不到,我望海樓至今冇有一位無邊境。”

葉凡想了想,問道:“或許我能打聽到,我可以找人幫忙。”

“誰?”

“青竹劍主!”

“劍神塚……深不可測,青竹劍主屬於比較活躍的,他的修為我看不懂,也是無邊境?”

池小天的修為不算高,自然看不出青竹劍主的境界實力,但總覺得青竹劍主很強。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你彆看青竹劍主很活躍,活躍的不像個強者,但其實他很強的,我雖未曾見過他出手,但以我現在的戰力,依舊無法看清他的實力,所以我敢斷定,他不是無邊境就是比無邊境更強,隻要他願意幫忙,應該是可以打聽到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