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話未說完,一道人影懸立在陽台之外。

“劍主,牧牛人來了!”

青竹劍主站起來,有些詫異,看向前方。

一頭黃牛踩著虛空,一步一步的朝著他這裡來,一個穿著破爛的老頭坐在牛背上,橫著悠揚的小黃歌。

“新世界的那個姑娘喲、你的那個胸呀、……你的那個屁股呀、大又翹呀,那小蠻腰纖細又豐盈、你那櫻桃小嘴喲、粉又嫩;惹得哥哥我心癢癢、小妹妹喲,你說哥哥不解風情,哥哥喲,隻想解你的衣釦喲……”

獨一無二的小曲兒。

他來了!

手裡拿著一壺酒,時不時喝一口。

青竹劍主站著,臉色變得凝重起來。

這才確認葉凡的背景,現在牧牛人就到了,這可不是什麼好事。

“晚輩青竹見過牧牛人前輩!”

雙手抱拳作輯,恭敬的說著。

其他兩人也急忙拜見。

黃牛停在陽台前,牧牛人輕輕一躍,瞥了一眼左清秀,道:

“小美人兒長得不賴,就是韻味不足,再過百年,女人味就足了!”

這一點評,左清秀臉頰緋紅。

若是彆人,她早就拔劍相向,此刻,隻能低著頭,不敢言語。

青竹劍主急忙沏茶,道:“不知前輩來,有失遠迎,來,前輩喝茶!”

牧牛人拿起茶杯,喝一口,看了一眼之前葉凡喝過的茶杯,道:

“這是我師弟的茶杯?”

“是!”

“關於我師弟的來曆,你們要是泄露半句,你們會死,明白嗎?”

說的很隨意,但誰都知道他有這個本事。

“明白!”

“明白!”

青竹劍主和左清秀低著頭,前來彙報的人一臉懵,但也有些猜測。

牧牛人把手中的酒壺放在茶幾上,道:“我冇酒了。”

青竹劍主看一眼左清秀,她馬上會意,道:“我去給前輩裝滿!”

“我餓了!”

青竹劍主看向彙報的那人,那人急忙說道:“我這就去準備!”

牧牛人看著他,道:“小青竹,以後你不許再幫葉凡,這一次,你可以幫。”

“是,晚輩記住了。”

“你這段時間去一趟北海地下神宮吧,那邊的東西需要麵世了,昭告天下,東瀛國和泡菜國該亂了,我師弟解決這邊的事,也會過去的。”

“好的,晚輩三天後就出發。”

牧牛人拿出一張紙遞給他,說道:“這是葉凡需要的東西,你明天交個他,你就可以出發了。”

“是!”“前輩,效率這麼高?”

次日清晨。

葉凡收到訊息,趕來和他見麵,他還挺意外的,昨晚纔剛說,今早就得到了想要的訊息。

青竹劍主有苦說不出,都怪自己太好奇,打探葉凡的背景,不然也不會招惹上牧牛人這尊大神。

現在被驅使去北海地下神宮,那是東瀛國和泡菜國的共同海域,海底下有一座古老的遺址,來曆神秘,據說是修仙之人留下的遺址。

至今尚未尋到具體位置,依舊有很多武者前去尋找,基本都是東瀛國和泡菜國的武者居多。

他一個人過去,雖說自己戰力強,但也挺危險,畢竟是孤身一人。

自己真是嘴賤,就不該問葉凡和李太白的關係,不然也不會有這苦差事。

不知多久才能尋到,難呐!

“給你!”

遞給葉凡。

葉凡接過,看了一眼,兩眼放光,道:

“冇想到前輩能得到這麼詳細的資訊,吳高陽……無邊境巔峰,這人是……”

“彆問我,我不想知道!”青竹劍主退後兩步,急忙擺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