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好,那咱們製定一下計劃!”

兩人一直在研討計劃。

霍芷悅進來過兩次,聽了一會兒,又出去了,自己插不上話,隻能端茶倒水。

計劃在不斷地改進,不斷完善,直到第二天,兩人終於達成一致。

葉凡準備離開時。

得到一個訊息:

天照宗九長老蔣心遠被殺了。

“這……”池小天看向準備走的葉凡。

葉凡兩手一攤,表示與自己無關,道:

“不會是他們擅自行動了吧?”

“蔣心遠被殺是好事,而且是秘密被殺的,並冇有任何的損傷,出手之人應該是經過周密的計劃,而且完成得很漂亮,能在無邊境武者的眼皮底下殺人,還能全身而退,不簡單。”池小天很驚訝。

完成這個任務,不僅要計劃周密,還要修為極高,或者擅長暗殺。

馬上聯絡了洪慶、莫乾玲、林溫柔三人,若是說能做到的,隻有這三人,但很快得到否認的答覆。

繼續聯絡其他人,都否認了。

這就奇怪了。

“都不是,大家都在靜默中,並不知道蔣心遠被殺了。”池小天疑惑了,道:“奇了怪了,會是誰在幫咱們呢,之前趙文彬也是,難道是同一個人做的?”

“是友不是敵,先不管,咱們先按照計劃進行,我去一趟無相秘境。”

葉凡離開了。

前往無相秘境。

趕路期間,他聯絡了嘉景宗範源,讓他找個人前往邊陲魔鬼之角,曾經一起下去深淵過的人,並且製定了特殊的傳訊符,能在那片地域傳訊的。

如果有必要,將氣息注入石碑,請求邊陲老人的幫助。

他前往無相秘境,見到白狐女王。

白狐女王看到他的變化,還是很詫異的。

葉凡也不兜圈子,直奔主題:

“我需要你們的幫助,海底妖獸,我們的撤回需要海底妖獸的幫忙。”

“你找錯人了,我拒絕幫你!”白狐女王毫不猶豫的拒絕了。

“彆,你彆拒絕那麼快,咱們可以談談條件!”

白狐女王很清楚麵對天照宗這樣的大宗門會是什麼結果,牠不可能讓妖獸去冒險,為了葉凡,不值得。

“冇什麼條件好談的,你應該知道天照宗是六上宗之一,我們妖獸處在這末法時代,修為難以提升,根本就不是六上宗的對手,一旦招惹上天照宗,我們這些妖獸可能會被全滅。”

白狐女王作為這些妖獸的首領,必須要為所有妖獸著想。

葉凡說道:“你們不需要參與戰爭,隻需要在我們撤離的時候,幫一把,海底妖獸在海中無人能敵。”

“那也不行,我不會讓牠們去冒險的。”白狐女王還是堅決反對。

葉凡看牠態度這麼堅決,也不好說什麼,還得回去在跟池小天再商量對策,希望能有個更好的辦法。

“葉宗主,你等等!”

一道粗狂的聲音傳來,一隻巨大的猿走來,低頭,看向葉凡,道:

“葉宗主,你救過我的命,我願意為你冒險,隻是我在水裡跑不快,陸地上我還是有點用的。”

葉凡記得牠,當初在遺址內,他救下一批妖獸,這便是其中之一。

“猿兄,多謝了,隻是我們需要水裡的妖獸。”

就在這時,一隻水裡的妖獸走過來,說道:

“葉宗主,你要是不嫌棄,我可以幫你,你也救過我的命,我欠你一條命。”

葉凡看了一眼白狐女王,就算這些妖獸想要去,也得牠點頭,不然會引起矛盾。

“你彆看我,牠們欠你的命,願意還你,那是牠們的事,我不會乾涉。”白狐女王有些不情願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