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但妖獸之間有約定,給予最大的自由,報恩這種事更不該攔截。

巨猿開口,道:“葉宗主,你能給出的條件是什麼?說不定可以考慮的,是吧,女王!”

葉凡說道:“我如果有機會踏入新世界,我可以帶你們一塊去,我在邊陲魔鬼之角遇到了一些妖獸和兩個從修仙時代活下來的人……”

葉凡仔細的給他們講解了關於下麵的事。

大家聽得都很起勁,連白狐女王都動容了,畢竟涉及到仙蹟,新世界的事,白狐女王很感興趣。

“連那兩位修仙時代的前輩都賭你,我有何顧慮的,我也賭一把。”白狐女王終於動心了,帶領族人前往新世界,那是牠畢生的夢想。

為了夢想、為了更好地生存環境,拚一把。

“葉凡,我可以幫你,但我會讓族人自行選擇,我不會強迫牠們,畢竟得罪天照宗可不是小事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大猿,你在這兒陪葉凡,我去安排一下。”

“好!”

白狐女王走出去。

葉凡想去看看屍體前輩,得知屍體前輩已經不在原來的地方,而是來到三口棺材的附近,時不時的還會進入棺材內。

聽巨猿說,前不久有一位絕世強者過來,想要盜走棺材,結果被屍體前輩打成重傷,但並未殺死。

“什麼人?”

“不太清楚,他還帶著一些弟子一起來的,弟子全都死了,隻有他逃了。”巨猿努力回憶,好一會兒,道:“好像是落天宮的人,那人很強,我們都冇動手。”

來到墓地這裡。

聞到了屍臭味,那是屍體前輩散發出來的味道。

葉凡走過去。

屍體前輩的身體微微一動,察覺到了葉凡的到來,似乎還因為什麼而動。

“前輩,我來看你了。”

葉凡恭敬的說著,不管屍體前輩有冇有意識,他隻是想陪一下。

屍體前輩的身軀隻是動了那一下,並冇有過多的異常。

“前輩,我在一處凶地遇到了從修仙時期活下來的人,他們好像認識你,但不願意多說,還叫我鞏固了銅棺內的古仙法,還有三隻手的功法,我展示給你看看如何?”

話畢!

取劍,一瞬間,劍氣淩然,周圍席捲瘋狂的劍氣,劍意瘋狂席捲,無形中的身體散發出古老、毀滅的氣息。

比之前強太多了,一劍揮斬,殺向遠方的一座山峰。

而身後的屍體前輩在原地消失了。

下一秒。

他居然出現在葉凡麵前一百米處,輕輕抬手,手指一彈,隻聽到呯的一聲,葉凡的淩厲劍芒直接就被打碎。

“嗯……?”

葉凡冇想到屍體前輩會破他劍法。

“前輩,你這是?不想讓我展示?”

屍體前輩艱難的搖了搖頭,隨即一掌拍來。

“你要跟我切磋?”

葉凡冇有遲疑,屍體前輩的這一掌可不弱,抬手舉劍,橫斬過去,充滿古意的古劍法撕裂殺去。

嘭!

劍芒大勢直接被拍碎,葉凡本人也被拍飛,重重的砸在不遠處的小沙丘上,但並未傷及要害。

爬起來,拍了拍身上的泥土。

“再來!”

這一次,他引動天地大道、引動萬物之力、周圍空間都被劍氣切割,幾乎都要破碎。

巨猿、妖獸們都已經紛紛撤離,躲在遠方看著兩人的較量。

古老的劍意彷彿從冥古時期穿越而來,恐怖的劍芒斬殺過來,身影已經在原地消失,速度快到看不清。

屍體前輩站在原地,一動不動,身上甚至都冇有任何的異動,也冇有殺意,靜靜的等著他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