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而屍體前輩看了一眼,抬手一揮,射出一道殺芒,劃出一道利刃鋒芒,直接劃破了這一掌之威!

肉眼可見的被切開,巨掌神光直接消散。

“我……居然這麼輕易被破了!”

“再來!”

再次揮手。

巨掌帶著浩蕩的人間正道之氣,世間萬物的正氣都被牽動,躲在遠方的諸多妖獸們都能感覺到體內的正道之氣被抽絲而去。

正道人間之手!

一掌橫推,彷彿代表了萬物蒼生,帶著人間浩然正氣殺來。

屍體前輩右手握拳,儘管手指的肉已經掉落不少,肉眼可見的指骨握在一起,依舊爆發出滾滾拳意。

站在原地,揮動拳頭。

身後颶風被拉拽,毀滅之氣凝練成一個巨拳,轟殺過去。

轟隆隆!

“啊……”

葉凡的慘叫聲再次傳來,整個人直接橫飛。

“再來!”

亂天惡魔之手!

爆發出極為強勢的毀滅大勢。

可依舊被屍體前輩一拳打飛,根本不是一個級彆。

“那就看看我的逆亂八則吧!”

“第一則:時間逆流——殺……我……啊!”

“第二則:空間置……我丟,你怎麼知道我要到這兒……”

“第三則:陰陽顛倒……不……啊……”

“太極陰陽、出!”

“陰陽八卦陣,出來!”

“青陽劍譜……”

葉凡功法儘出,毫不保留,卻未能傷到屍體前輩分毫,自己像是皮球,不停的被打飛,慘不忍睹。

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勢已經數不清,筋骨錯位,再掰回,再被打錯位。

渾身臟兮兮,雪白的古裝已經被鮮血和泥土染變了色。

剛開始諸多妖獸們看得熱血沸騰,特彆是葉凡各種功法不斷展示,對於他們來說那是極為恐怖的殺招。

卻被屍體前輩輕鬆破解,還能反殺。

他們現在有點於心不忍了,開始可憐葉凡。

“葉宗主,你就認輸吧,再打下去,你老婆都不認識你了。”

“還真是個頑強的人類,被打成這樣還要打。”

“葉宗主,太慘了,估計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都受傷了吧!”

“……”

“女王,要不你阻止一下?”

“你怎麼不去阻止?我可不想捱揍。”

白狐女王很震撼葉凡的戰力,他知道葉凡冇有隱瞞戰力了,這已經不是普通的不滅境,戰力絕對在不滅境之上,隻是境界並未上去而已。

那些古仙法的恐怖,牠難以想象、牠根本扛不住。

那六道輪迴拳的霸道,絕對強勢,同階級的人恐怕根本扛不住。

那《逆亂八則》的詭異與變態,恐怕越級殺人不是事。

那《青陽劍譜》……

葉凡的殺招太多,而且都特彆強大,依舊不是屍體前輩的對手。

即使被打得遍體鱗傷,依舊站起來,撲上去,又被打飛,如此反覆,不停的被擊飛,又撲上去……

日落西山,他們看得麻木。

一成不變的戰局,葉凡始終是捱揍的一方,慘叫隻會是葉凡的。

“屍體前輩也是奇怪,打那麼久,他不累嗎?直接把他打趴下就行了,彆讓他在站起來就結束了呀。”

有妖獸表示不理解。

砰!

葉凡被擊飛,砸進土堆裡。

渾身是血,身上的衣服已經破破爛爛,臟兮兮的臉頰,頭髮也是亂糟糟的,但他充滿戰意。

擦拭嘴邊的血跡,戰意奔騰,盯著前方的屍體前輩。

“前輩,你真的好強,你給我喂招,多謝你的指導。”

屍體前輩在給他喂招,在指導他,使他的古仙法變得更加嫻熟,更加得心應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