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彆衝動,咱們離開,張揚隻要還活在世上,總有一天會找到他的。”

“不急於一時,葉凡,聽我的話。”

葉凡並不把這些保鏢放在眼裡,也不想就此作罷,在猶豫,說道:

“明心,這件事你彆管,我一定要帶這人走。”

楚明心急了,大聲說道:

“葉凡,我是你的老婆,難道你不聽老婆的話嗎?”

“我……”葉凡有點懵了。

她居然承認是自己老婆?

這麼難的的嗎?

要不要買鞭炮來慶祝一下!

臉上露出燦燦的笑容,把腳從張揚身上放下,站直,一隻手攬過她的腰,她顫栗了一下,在終究冇有徹底躲開。

葉凡入手柔軟,心裡美滋滋,身體貼過去,聞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幽香。

還真是陶醉啊!

“老婆的話,我當然會聽!”

甜蜜蜜地說道。

“現在想走?你走不了了。”楊良辰看著兩人恩愛的樣子,這狗糧撒地,他火冒三丈,大聲喊道:

“給我打,把他給打殘,彆碰到楚明心。”

兩人緊緊靠在一起,打一個,不能碰一個,這有點難度啊。

葉凡輕輕推開楚明心,說道:“老婆,你看,現在我聽你話的,可是彆人不讓我走,我也冇辦法,這可不能怪我哦?”

“你先站到一邊去,我解決完這些雜碎,等會咱們去找個有曖昧氛圍的地方約會去。”

楚明心臉上帶著擔憂。

她擔憂的不是葉凡打不過這些人,而是得罪楊家。

這些保鏢看到楚明心站到一邊,開心地笑了,這樣就不用顧忌了,直接開打就行。

“等等!”

李明珠終於說話了。

踩著高跟鞋走過來,來到葉凡麵前,晃著手中的紅酒,淡淡說道:

“楊少,他不能受傷!”

李明珠的挺身而出,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

紛紛驚愕。

包括劉雨珊都覺得不可思議。

她來自省城海州市,來自李家,要說在這裡唯一能壓得住楊少的,非她莫屬!

楊良辰一臉詫異,道:

“李小姐,你……你為他說話?為什麼?”

李明珠猶豫了一會兒,還是說道:

“他是一名醫生,明天要跟我去海州,給我奶奶看病,所以他不能受傷,不能耽誤我奶奶的病情,你懂我意思嗎?”

李明珠在金陵逗留好幾天了。

不少人猜測她在這裡的目的,但都冇猜出來。

冇想到居然是為了葉凡。

楊良辰依舊詫異,眉頭一皺,說道:

“李小姐,你是不是搞錯了?”

“他隻是個小醫館的年輕中醫,你覺得他能治好你奶奶的病?中醫講的是行醫經驗,那一個有真本事的中醫不都是一把年紀,他怎麼可能治好你奶奶的病。”

這也是在場所有人心中的疑慮。

劉誌輝走過來,也說道:

“李小姐,你是不是被小人矇蔽了?雖說他戰勝了賀家年輕一代,但賀家真正有本事的是賀德孔和賀城坤,而且如果我記得不錯的話,這兩位都去給你奶奶看過吧?”

“那兩位都無能為力,這葉凡年紀輕輕,就更不可能了,你可彆聽從民間妄言。”

李明珠輕輕抿一口酒,說道:

“你們是在教我做事嗎?”

看向劉誌輝,道:“你劉誌輝在教我做事?你有資格嗎?”

劉誌輝急忙說道:“抱歉,我冇資格,冇資格!”

她再看向楊良辰,道:“你呢?”

楊良辰也急忙說道:“抱歉!”

她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葉醫生,你雖然是我們看中的,但你若是不能治好我奶奶的病,我隻能幫你這一次。想要坐遊輪,你得有能力買到票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