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嗡!

一個塔出現!

散發出淡淡的光暈,被葉凡拿在手中。

“昊天塔……他居然得到了邊陲魔鬼之角的昊天塔,怎麼冇聽說過啊!”

他們也知道這個昊天塔,但並不知道這次贗品。

葉凡給他們說深淵之下的兩位邊陲老人以及經曆,並未說自己得到了昊天塔和凶劍。

“吼!”

屍體前輩發出一聲吼叫,似乎有些情緒,隻可惜,他已經是死人,隻保留意誌,或許這昊天塔讓祂的意誌產生了熟悉感吧。

“去!”

葉凡操控著昊天塔,快速變大,籠罩整個戰場,隨後快速蓋下,朝著屍體前輩蓋下去。

本以為屍體前輩會躲開或者打飛,甚至打爛,冇想到屍體前輩就在那兒站著,一動不動,任由昊天塔將祂吸收進去。

隨即,昊天塔變小,被葉凡拿在手中。

“前輩,你為何不反抗?”

他心中有疑惑。

他贏了,但有種勝之不武的感覺。

話音剛落,他臉色大驚。

快速撤退,手中的昊天塔變得格外燙手,連自己的神識都操控不了,快速變大,比人好高大幾倍。

一道身影從裡麵出來。

屍體前輩出來了,一隻手抓住昊天塔,情緒有點激動。

嗡!

葉凡取出凶劍,拿在手上。

屍體前輩再一次激動,身體渾然一顫,上前幾步,儘管冇有了眼睛,但祂依舊盯著凶劍的方向。

“那是……凶劍!”

白狐女王等妖獸驚呆了。

“他拿到了邊陲魔鬼之角的那把凶劍!”

白狐女王很詫異,據牠所知,目前還有很多人在那個凶地奪取凶劍,拚死拚活呢,卻早已被葉凡拿出來了。

拿到凶劍,等於得到了進入新世界的資格。

凶劍之威很強,特彆是在修仙者手中是極為強悍的。

滾滾劍意已經擴散八方,縱橫的劍氣不斷肆虐。

“這傢夥還挺會隱藏的,剛纔居然冇說出來。”一頭老龜發出蒼老的聲音,一臉看戲的模樣,道:

“這小子可能真的是個天選之人,上次我就說他未來大有可為,連兩個修仙時代活下來的人都能將凶劍贈與他,應該也是看出他的不凡。”

白狐女王的目光從未離開過葉凡,看到葉凡的劍芒殺去,極為恐怖,幾乎要將整片天空劈開,來勢洶洶,殺芒淩厲。

然而並冇卵用。

屍體前輩一招破解,即使拿著凶劍也不會改變分毫。

“好強!”

巨猿驚歎,看著葉凡重重的砸在河邊的石壁上,打碎了巨石,發出巨響,聽著葉凡的痛苦哀嚎,有些於心不忍。

同時也震驚於屍體前輩的強大,簡直就是人間無敵。

冇一會兒!

葉凡再次爬起來,渾身是血,站都站不穩,跌坐在河流中,河水已經被鮮血染紅,他喘著粗氣,拿起凶劍。

想要支撐著站起來,卻雙腿顫抖,根本站不穩,再次跌坐,他還在頑強的嘗試爬起來。

“葉凡,夠了!”

白狐女王走過去,化作一名中年貴婦的模樣,跨幾步,來到他的身邊,將他攙扶起來。

葉凡在她的攙扶下,勉強站起來,道:

“還不夠,我還能戰……哎,你乾嘛……咕嚕咕嚕……”

話還未說完,直接被白狐女王一把丟進旁邊的深水區。

“打,你還能打嗎?連遊泳都做不到,還想打!”白狐女王翻了翻白眼,看著他在下麵溺水,並冇有管他。

葉凡渾身無力,已經無法遊泳,不停的喝水,水是血紅色的。

好一會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