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狐女王纔將他撈起來。

他已經喝水太多,癱在地上,但手裡依舊緊緊的拿著凶劍,雖然無法動彈,但眼珠子還能動,充滿幽怨的盯著白狐女王。

“你再用這種眼神看我,信不信我把你丟下去……”

葉凡乾脆閉上雙眼,不敢再看。

嘭!

白狐女王一掌拍在他的胸口,拍得他猛吐出來。

葉凡想罵人。

你就不能溫柔點嗎?

又拿出秘果給他吃,灌輸了一些真氣。

葉凡這才恢複些許,可以自行療傷。

月光西下,朝陽升起。

葉凡逐漸恢複,行動自如,身體基本無大礙。

那是屍體前輩手下留情,不傷及要害,要不然他早就死了千八百回。

冇有人打擾他!

時間又過去了一天。

葉凡站起來,拿著凶劍來到屍體前輩麵前,遞給他,道:

“前輩,那兩人說認識你,應該是真的了!”

從屍體前輩的反應來看,應該是真的互相認識,隻是屍體前輩已經是死人。

屍體前輩雙手抱住凶劍,似乎在感受凶劍上殘留的氣息。

“女王,你的凶劍也能讓前輩這麼激動嗎?”葉凡問了一句。

白狐女王說道:“我的凶劍就是前輩給我的。”

“額……好吧,你真幸運!”

“葉宗主,你的凶劍是邊陲魔鬼之角的那把?”

“是啊!”

“你知道現在有很多人在那邊想要奪取凶劍嗎?”

“我知道啊,那跟我有什麼關係,他們搶他們的,與我無關!”

“你太壞了!”白狐女王苦笑。

那些人拚的你死我活,凶劍卻早已被人拿走,還渾然不知。

葉凡將昊天塔、凶劍、斷水劍等,自己的寶物收好,問:

“都準備好了嗎?”

白狐女王轉身,看向身後的近千妖獸,說道:

“這些都是水裡的妖獸,牠們自願幫你,但你要信守承諾,如果有機會,得帶他們一起進新世界,牠們可是拿命在幫你。”

葉凡看著眼前的妖獸們,有些已經能口吐人言,有些剛剛開啟靈智,抱拳,道:

“我葉凡在這兒先謝謝大家了,如果日後真能踏入新世界,我一定會帶上諸位的。”

“把你的計劃給牠們說說吧!”

“是這樣的,你們不需要參與戰鬥,隻需要幫忙撤離……”

葉凡把撤離計劃說了一遍,大家都聽得懂。

準備出去時!

地上震動了一下,一個墳墓被炸開,一口銅棺飛出,懸立在葉凡麵前。

“給我帶走?”

葉凡有些激動。

這口棺材可是超強的底牌。

伸手過去,抗住銅棺。

便冇感受到屍體前輩的控製之力。

“多謝前輩,我用完了會還回來的。”

隨後,這一批妖獸跟著葉凡出去,剛出去就分開。

葉凡註定會被監視,妖獸們不能跟著他。

無相秘境內!

一隻妖獸看著女王,道:“女王,難道咱們什麼都不做嗎?我覺得可以賭一把。”

白狐女王看了看老龜等幾位元老,道:

“我們無相秘境的妖獸都是家人,不管是陸地上跑的,空中飛的,還是水裡遊的,咱們都是一家子,我們要儘最大努力保證咱們的家人不受到傷害,回去開會,製定計劃,接應牠們。”

在葉凡麵前,她拒絕,她不想族人冒險。

可現在族人主動幫助葉凡,她就有責任保護族人的安全,她此舉不為幫助葉凡,隻為護住族人安危。

中午時分!

葉凡的身影出現在豐華城旁邊的一個小鎮——西華鎮!

他的出現,立刻引起轟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