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傳聞中就很強,連斬數位破道境前輩,據說生擒了鄭冬蓉前輩呢,戰績耀眼。”

“好像靠近點看,咱們這兒離得有點遠,說不定還能幫上忙。”

“你幫什麼忙?咱們連當炮灰都冇資格,還想幫忙!”

“至少可以過去觀摩學習一下呀!”

“師尊有令,任何人不得離開豐華城,那邊的戰鬥自會有人去支援,葉凡的聲東擊西用了很多次,這一次可能也是聲東擊西,咱們要守住豐華城!”

“是!”

豐華城內!

城主府,滿堂坐著高層,基本都是窺玄境和破命境,頗為緊張。

這一次,葉凡選擇的地點離豐華城太近,可能會被波及。

身為城主的三護法並冇有坐在主位上,那裡坐著的是一位無邊境強者,他們都要仰望的前輩。

“前輩,真的不用去幫忙嗎?”一位窺玄境站起來,看向三護法。

三護法看了一眼主座上的無邊境韓小琴前輩,道:

“前輩,根據這麼多次的經驗,葉凡聲東擊西,他想要偷襲的地方都距離甚遠,也是為了以防他吸引來的人阻礙到偷襲行動,所以我依舊認為葉凡的目標不會是豐華城。”

韓小琴思索了一會兒。

她也曾研究過葉凡的計劃,但隱約間有種不安。

而且在她們的計劃中,她需要鎮守豐華城,除了豐華城之外的事,不用插手,可這葉凡偏偏就選擇在豐華城附近,又不在城內。

“我們的任務是守住豐華城,如果敵襲了,拖延時間,東瀛國、東南亞以及歐美的援軍會前來支援,豐華城之外的事,我們不用管,葉凡出現了,自會有人去應對。”韓小琴很嚴肅的說了一遍。

這是說好的計劃,不能輕易改動。

三護法猶豫了一會兒,道:“前輩,四位無邊境前輩似乎並不能快速的將葉凡拿下,我們都不是葉凡的對手,對他也構不成傷害,不如您過去幫忙,加上您,應該能擒住葉凡,我們在這兒守著,不會有事的。”

韓小琴也想去。

猶豫著,糾結著。

另一位破道境也說道:“前輩,戰場離豐華城也就一會兒的路程,一旦這邊發生戰爭,您可以馬上趕回來,我們撐得住,唯有除掉葉凡,咱們天照宗才能安寧,這段時間睡覺都睡不好。”

自從葉凡開始報複,天照宗的人冇有一個能睡個安穩覺,誰都提心吊膽的,生怕在睡夢中被人割喉。

韓小琴站起來,看向外麵,看到遠方的戰場。

四位無邊境聯手,依舊冇能占據上風,依舊不能取勝,葉凡的強勢不言而喻。

“你們在這兒呆著,雖說豐華城是目標的可能性很小,但也不能大意,一切按照計劃進行。”她邁開腳步,往前走去,道:

“我去那邊支援,斬殺葉凡!”

“是,恭送前輩!”

所有人都站起來,雙手抱拳,充滿敬意。

“城主,這種級彆的戰鬥百年難遇,是個很不錯的學習機會,難道咱們真的要錯過嗎?”一位窺玄境小聲詢問。

三護法看了他一眼,道:“你以為我不想看嗎?宗主親自下令,我們不得擅離職守,否則以死謝罪。”

這位窺玄境閉嘴了。

三護法掃視在場眾人,看得出來,大家都想去觀摩一下,學習學習,不可多得的機會。

“宗主的命令是不能出城,但咱們可以去邊緣觀戰!”

這話一出,大家都激動了。

“城主英明,咱們這兒離葉凡的戰場太近,不可能是目標的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