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韓小琴擋在前麵,卻被這一劍斬飛,往後飛數十公裡之遠,更有無數的天照宗弟子慘死當場。

若不是其他無邊境武者一起抗衡,韓小琴已經是個死人。

“冇想到連我們五個無邊境都不是對手,他太強了!”雲誌國看了一眼肩上的血口,充滿震驚和不甘。

再看向旁邊的蔣躲,已經重傷,戰鬥力大幅度削弱,冇多少戰鬥力了。

如今韓小琴也被削弱了戰鬥力。

“韓小琴,你不該來!”

雲誌國看了一眼已經回來的韓小琴,有些憤怒。

韓小琴認真身體的劇痛,臉色蒼白,有些艱難的說道:

“我也冇想到他的目標會是豐華城,以往目標和戰場距離很遠,是我失算了。”

她看向豐華城那邊,硝煙四起,雖說目前三護法等人在積極應對,但似乎被敵人壓製,連護城大陣都被搶了。

就在這時!

八長老烏元德上前幾步,大聲喊道:

“幾位前輩,你們將葉凡拖住,我已經聯絡了宗主,將會調遣大批人馬前往豐華城,那邊的人也收到訊息了,他們會拖住的,附近的援軍已經趕來,應該很快就到了,你們隻要拖住葉凡就行!”

呼!

一道人影出現,一把利劍從遠方斬殺而來。

劍芒淩厲,斬破虛空,直指葉凡,帶著恐怖的殺芒,似乎將這片天空劈開,這一劍足以摧毀一方天地。

“陶慧前輩!”

“是陶慧前輩來了!”

“無邊境強者,又來一個!”

“……”

很多人都激動起來。

又多一個無邊境強者,多一分勝利。

陶慧這一劍很強,帶著無窮的天地之力,劍氣橫生,劍芒自天上而來,斬落,似乎有摧毀天地之大勢。

葉凡看了一眼,很平靜,手持利劍,腳下一跺!

嘭!

地表劇震,直接開裂,一把巨劍升騰而出,恐怖的劍氣肆意奔騰,宛若狂暴的颶風,巨劍散發出古老的氣息。

手中斷水劍與巨劍融合。

巨劍取之於地下,帶著雄渾的天地之力,一劍向上,逆斬天空,迎接斬殺下來的劍芒。

“一起上!”

其他五位無邊境武者快速行動,配合陶慧的出擊。

葉凡的餘光掃視了他們一眼,腳下的陰陽圖變得更加靈活,陰陽八卦陣已經出現,閃爍著星光。

將本尊護住,宛若一個巨大的護罩。

不僅如此!

陰陽八卦陣還形成了一堵牆,橫在一旁,隔絕了前往豐華城的去路,無儘高,若想過去,需破除陣法。

鏘鏘鏘!

終於,兩劍相碰,激射出無儘的星火。

彆人看不清戰況,陶慧最為清楚,她的臉色驚恐,難以置信,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劍勢被破,感受到了一種來自靈魂的衝擊,那股毀滅氣息蘊含著地獄的死亡之感。

“額……不……我不甘心……”

呯!

整個人翻騰,吐血,臉色慘白,眼神驚恐,但依舊很不甘心。

與此同時,殺來的五位無邊境武者怒斬在陰陽八卦陣上,幾乎就要裂開,而這時,葉凡已經從陶慧那邊抽身出來。

一劍斬下,穿透陰陽八卦圖,刺穿了蔣躲的心臟,並且橫推著她走,遠離其他無邊境武者,來到陰陽巨牆下,將她釘在牆壁上。

“你……為什麼是我?”

蔣躲想不清楚,為什麼葉凡第一個針對的會是她!

葉凡還未作答,身後傳來聲音:

“葉凡,住手!”

而葉凡彷彿冇聽見,手中利劍側切,從心臟處切斷,身軀被分成兩段,鮮血滾滾而流,五臟六腑都裸露在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