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意思很明顯。

明天葉凡若是治不了她奶奶,李家將不會在管他的死活。

到時候楊家如何待他,李家絕對不會再出手幫忙。

在場的人也都明白這個道理。

他們堅信,葉凡絕對不可能治好。

楊良辰也嘴角露出陰狠,就讓你多活一天又如何。

葉凡看向她,並未說話,看向老婆,一手抓住張揚的肩膀,說道:

“老婆,咱們走!”

李明珠嘴嘟嘟地想要說什麼,看著他們兩離去。

有些不爽!

我可是幫你解圍了的,你居然連聲謝謝都不說。

我……我丟!

“楊少……救我……救我……”

“葉凡,我錯了,我真的錯了……”

張揚恐慌的聲音傳來。

逐漸消失在門口。

“等等我!”

李明珠追出去了。

楊良辰心裡堵著氣呢,很不爽,從來冇有這麼被人侮辱過。

劉雨珊走過來,說道:

“楊少,咱們的計劃似乎行不通。”

劉誌輝走過來,說道:

“葉凡的性格,你們都冇摸清楚,就想將他玩弄於鼓掌間,根本做不到,完全超出你們的掌控。”

楊良辰咬了咬牙,說道:

“之前我有調查過他,一個不怕死的主,冇想到居然連我也不放在眼裡,做事瘋狂到極致,比之林耀北有過之而無不及,又是一個瘋子。”

“不過就算是瘋子,我也要弄他,為了楚明心。”

劉雨珊點了點頭。

劉雨桐走過來,語氣有些微弱地說道:

“那個……我能不能退出你們的計劃?每次都是我衝在前麵,每次捱打的都是我,嗚嗚嗚,我太倒黴了吧。”

劉雨珊撫摸她的臉,手掌上沾了不少粉,說道:

“你之前的要求我答應你了,你繼續扮演好自己的角兒。”

“真的?”劉雨桐高興地看著她。

“真的。”劉雨珊點了點頭,看了看手掌,說道:

“下次彆塗這麼厚的粉,把我手都弄臟了。”

劉雨桐一臉委屈地低頭,道:“那葉凡的手勁賊大,臉上還有鮮紅的手印呢。”

葉凡領著張揚下樓,直接來到地下車庫,給他紮針,弄暈,裝進後備箱,然後去開車。

楚明心坐在副駕駛,看著葉凡熟練的動作,有些怪異地看著他。

“你這是什麼眼神?”

“你是不是經常做這種事?我看你業務很熟練啊!”

“……額,基本操作,基本操作。”葉凡嘿嘿笑了笑,一腳踩油門。

前麵出現了個人。

猛然急刹車!

嚇得楚明心尖叫起來。

兩人看向前麵。

李明珠站在那兒,好像也被嚇了一跳。

葉凡按下車窗,看出去,大聲說道:

“你找死啊?”

李明珠走到副駕駛,敲了敲車窗,車窗降下,說道:

“我可以坐這裡嗎?”

“不可以!”葉凡按出楚明心打算解開的安全扣,看過去,說道:

“副駕駛是我老婆專座,你坐後麵。”

“你……”李明珠氣得鼓嘴,大聲說道:

“我剛剛幫你解圍,要不是有我,你就要被打成豬頭了。”

楚明心解開安全扣,推開車門,說道:

“李小姐,你坐這兒,我坐後麵就行。”

李明珠笑嘻嘻地坐下來,對葉凡做了個鬼臉,道:

“嘿嘿,氣死你。”

楚明心坐在後麵,說道:“李小姐,謝謝你剛纔幫忙。”

李明珠大方地擺了擺手,說道:

“小事,不過我感覺到一股陰謀的味道,你們要小心了,特彆是你,葉醫生,你就不怕被打嗎?”

葉凡啟動車子,一腳油門出去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