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神林翔大看向葉凡,一隻手握住刀柄,道:

“你們華夏還真是奇人眾多,冇想到這樣的年輕人已經有斬殺無邊境初期的能力,不愧是文明古國,現在我們一起聯手將他斬殺,這也會是我武道生涯的一打戰績了。”

“不,你們兩人的任務不是他!”陶慧轉頭,指向那一堵由陰陽八卦陣立體而成的陣法,道:

“你們兩人破了那道屏障,然後殺向那邊的戰場,屠儘北鬥宗餘孽。”

兩人看向陣法牆,有些不屑,道:

“術業有專攻,他在戰力上這般強,術法造詣能有多高,我來破便是!”

神林翔大握住刀柄的手快速抽出,那速度快到極致,一道恐怖的刀芒迸發出來,瞬間化作霸道利刃,斬殺向陣法。

與此同時!

陶慧手中利劍殺向葉凡。

“殺!”

就是要同時進攻,不能讓葉凡有時間去顧及陣法。

所有無邊境武者動手。

葉凡手中斷水劍橫在眼前,爆發出恐怖的劍芒,確實要顧兩頭需要分散精力,但這不是事!

身影退去陣法的另一麵,所有想要殺他的人必須要破陣。

“嗯?”

“殺!”

陶慧等人雖然有些詫異,但依舊義無反顧的殺過去。

鏘鏘鏘!

不得不說,這些人裡的聯手確實很強,陣法居然出現了裂痕。

葉凡遭到了反噬!

臉色稍微蒼白了幾分。

“大意了!”

他低估了東瀛國那位武者的拔刀術。

他的真實戰力絕對不是境界所顯示的無邊境中期,至少擁有巔峰期戰力了。

雙手結印,祭出封印,將裂痕封住。

“裂縫……”

眾人激動了。

終於看到了希望,幾乎所有人都激動起來。

“加上我!”

東瀛國無邊境武者原山知美拔出腰間的三把刀,眼眸瞬間變得冷漠起來。

“三刀流!”

三道恐怖的刀芒互相交織殺去,迸發出來的殺勢極為恐怖,空間都被攪碎,恐怖到極點。

王世茂臉色微變,驚歎道:

“兩百年前,我見她時,她並冇有這般戰力,如今雖境界未升,但戰力已經不是一個級彆了。”嘶啦!

六位無邊境武者同時出手,聚焦在同一點上,以東瀛國兩位武者為中心,陶慧次之,主攻一個點。

終於,殺出一道裂縫。

陣法光芒大作,符文在跳動,透過裂縫可以看到另一邊的葉凡雙手在快速結印,表現得很緊張的樣子。

他們都會心一笑了。

“就是現在,機會來了!”

陶慧露出笑容,還得是多人聯手,東瀛國這兩位果然名不虛傳。

原山知美最為得意,她是殺在第一個的,功勞最大,三刀流的威力是巨大的,三把刀依舊停留在裂縫上。

渾身在此爆發出更為強勢的殺芒,攪動天地,欲要穿過裂縫,殺向葉凡,嘴裡還說道:

“葉凡君,我剛踏入華夏這片土地就聽到很多關於你的傳說,說你是血手人屠,華夏瘋子,戰力卓絕,人神俱怕,現在看來,不過如此!”

她們兩人被邀請而來,自然聽過葉凡的故事,來到華夏武道界,更是聽到了不少人談論關於葉凡的事蹟。

他們以為很強,現在較量下來,不過爾爾!

嘶!

陣法出現了一道明顯的裂縫,葉凡來不及封之,一道人影閃過,那是東瀛國原山知美,她帶著強橫而又霸道的三刀流襲來。

欲要斬下葉凡的頭顱。

有了她襲殺過來,其他人自然也跟隨而來,但都冇有她的速度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