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東瀛國的小鬼子,你們遠道而來,我本應以禮相待,奈何你們要對我拔刀相向,那麼我隻能回敬了,禮尚往來,這是我華夏的禮儀!”

葉凡原本緊張的臉頰在原山知美靠近的那一瞬間,鬆弛下來,露出冷笑,彷彿隱藏很久的人計謀得逞般。

嗡!

一個小塔出現在眼前,瞬間變大,泛著黑色的光暈,裡麵還蘊含著淡紅色的光芒,籠罩而下。

吸力極為恐怖,將原山知美吸收進去。

當她發現時,已經來不及。

她懊悔不已。

“我……大意了……”

昊天塔將她吸收進去,一下子安靜下來,三道互相交織的刀芒也被吞噬,消散得無影無蹤。

甚至連緊隨其後殺過來的招式都被吞噬,遇到昊天塔,便消失。

其他人急刹車,甚至猛然退後。

“這是……昊天塔?”

“邊陲魔鬼之角的昊天塔?你居然……?”

“你得到了昊天塔?你在深淵之下經曆了什麼?為什麼能活下出來?”

“原山知美醬……”

昊天塔的出現,很多人都震驚不已。

多少強者想要奪取昊天塔都無功而返,甚至還死了不少人,不曾摸到昊天塔的一角,冇想到如今卻出現在葉凡手中。

葉凡掌控著昊天塔,平淡的看著眼前諸人,淡淡說道:

“你們還真是慧眼識珠,就是昊天塔,以為請個東瀛國武者來就能擊敗我,你們太天真了。”

目光看向東瀛國的另一位武者神林翔大,道:

“彆用這種眼神看我,否則下一個死的就是你,你不該來我華夏的,現在滾回東瀛,我可以不殺你。”

神林翔大咬牙切齒,手握刀柄,隨時拔刀而出,餘光看向遠方的豐華城,那是無數的東瀛國武者殺入,開始了屠殺。

“葉凡君,你的人主動要死亡,你若把人還給我,我可以讓東瀛國的武者們退出,否則你的夥伴都會死!”

葉凡看了一眼,原本勢均力敵的北鬥宗弟子,由於東瀛國數萬人的加入,一下子成為劣勢,有不少人已經被殺。

雷坤領導者一個刀陣,雖然縱橫無敵,但不能顧全域性,冇有他的地方就會有死亡,陷入了困境!

黑匣子劍客主導的劍陣也是很強大,奈何扛不住敵人太多,而且強者不少。

梁初心掌控陣法,隱藏在暗處,卻被人找到,她現在已經無法安全的掌控陣法,還要禦敵。

戰局陷入了困境。

葉凡有些著急,因為還有後手未出現。

那邊的戰爭是池小天在主導,為什麼小天會讓這樣的局麵出現,再這樣下去,這些的人都會死的。

就在這時!

身上的傳訊符有異動。

拿出來看一眼,眼眸冷凝:

“葉兄,數萬敵人來襲望海城,我無法專注豐華城,你隨機應變!”

葉凡一下子有點懵!

望海城又有敵襲?

事態的發展出乎意料,導致雷坤等人陷入困境。

就在這時!

一道人影出現,帶著雄厚的毀滅氣息,瀰漫周身。

“宗主,是我,我是時錚啊!”

泥黃色的古裝,一頭黃黃的頭髮,渾身不自覺地散發出毀滅氣息,朝氣蓬勃的臉頰很是激動。

出現在葉凡麵前。

“時錚?你怎麼來了?”

時錚和他肩並肩,手握雙拳,似乎引動了周圍的天地毀滅之氣,彷彿吸收到了死者的死亡之氣。

“王爺爺讓我來通知你的,讓你專心戰鬥,豐華城交給他,他會解決的。”

“王爺爺?哪個王爺爺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