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好!”

葉凡驚叫!

他清楚無邊境的強勢,這兩個陣法是扛不住的。

現在被這些人纏住,一旦離開,這些人會衝到豐華城戰場,但不離開,冇人能抗住神林翔大。

糾結片刻,選擇離開!

身影在原地消失,無數的雨滴化作利刃,迸發出一縷縷的劍意,襲殺向神林翔大,密密麻麻的利刃朝著一個方向過去。

“華夏人,我會讓你付出代價!”

神林翔大看了一眼葉凡以及密密麻麻的雨滴化成的利刃,施展拔刀術,恐怖的刀芒奔襲向前。

“啊……”

“啊……好強……”

刀陣、劍陣直接被擊散,為首的蕭景天和禿鷲也狂吐血,臉色蒼白,重重的砸在地上,有敵人想要取他們性命,但被李秋水和黑匣子劍客救了。

“你們冇事吧?”

將兩人攙扶。

再看向神林翔大,雨滴利刃這會兒才殺到,不斷抨擊在他的護盾上,打出大量的星火,無數的光芒閃爍。

算是暫時壓製。

而一把利劍殺過去,葉凡到了。

“神林翔大,你殺光敵人,我們幫你拖住葉凡!”

陶慧等人也緊隨而來,毫不猶豫的出手。

就在這時!

葉凡注意到豐華城不遠處也有戰爭,仔細一看,居然是道盟的人在和東南亞武者纏鬥。

他們怎麼會……

連道盟都參與進來了。

這是葉凡冇想到的,但這一切都是王五的計劃。

神林翔大被一劍逼退,但並不會退縮,陶慧等人前來相助,為他爭取時間。

“雲劍!”

一道劍芒從黑雲垂落,帶著無儘的劍芒。

那是陶慧的利劍,直斬葉凡而去,黑雲被劈開,十分強勢。

“殺!”

雲誌國也殺過來,他多次領略到葉凡的強大,但他還是想要殺葉凡,已經得罪了,現在不殺了他,日後將會是自己的噩夢。

王世茂也明白這個道理,一眼決然的揮刀而來,強勢又霸道的刀芒橫推過來,推斷空間,狂殺!

葉凡頗為無奈,看著雲誌國和王世茂,這兩位相對較弱,道:

“我本無心與你們結仇,你們卻要置我於死地,那就彆怪我了!”

手中斷水劍迸發出恐怖的劍意,散發出古老的氣息、四周瀰漫著毀滅氣息,方圓五公裡內都逐漸失去生機。

地獄的即視感襲來,吞噬方圓五公裡,草木枯竭,靠近的武者也會被抽走生命之力,這股毀滅的氣息帶走一切生機。

卻是依附在利劍殺芒上。

滾滾殺意、地獄般的毀滅劍芒斬向三位襲來的無邊境!

看似平平無奇,並冇有更多的技巧,直斬而下,卻帶著令人無法抗拒的恐怖力量,摧毀一切,毀滅所有。

遇到三人的殺勢時,毫不猶豫的瞬間瓦解。

“這股氣息,比之前更加強大的毀滅……”

“銅棺,是那口棺材裡麵的氣息……啊……我不甘心……”

王世茂的肉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摧毀,皮肉化作血霧,白骨裸露出來,最終化作粉塵。

留下神魂驚恐萬分,想逃。

“過來!”

吸住神魂,捏在手中!

嘭!

直接捏爆。

一代絕世強者就這樣隕落。

雲誌國也好不到哪裡去,半截身軀被斬,隻剩下上半身,但並未死去,神魂也並未脫離肉身,大腸都流出來了。

他的臉色極為驚恐,看到葉凡就像是看到了惡魔。

“不……不要過來……”

“我錯了,我認輸,我認輸……”

“彆殺我,彆殺我……我可是琉璃穀的人,彆殺我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