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師父,彆誤傷了我們的人。”

“是敵是友,我分得清!”

一時間,魔氣縱橫、黑暗將周圍的一切都吞噬,整座城池陷入昏沉的黑暗中,很多人都感覺到了恐慌。

他們是天照宗和東瀛國的人。

“啊……”

“魔鬼……”

“惡魔……不……不要呀……”

他們似乎看到了驚恐的東西,在不停的驚叫、慘叫。

最終還是逃不過死亡的命運。

黑暗吞噬,死亡降臨,無數的屍體倒下。

“這……魔氣入侵?”

身在黑暗中,卻並未受到影響的莫乾玲能夠感受到這詭異的殺人方式,若不是絕對實力壓製,是做不到這點的。

看著剛剛還殺意滿滿的敵人倒在地上,變成屍體,成片成片的倒下。

這就是真正的絕世強者嗎?

“這就是王五所說的底牌嗎?”

當初王五提出今日剷平天照宗時,她有質疑,但王五讓她把心放在肚子裡,會有絕對的底牌出現。絕世強者李道一出手,魔氣縱橫,吞噬整座城池,外人看不清城內的情況。

待到一切魔氣散去,城內已經冇有戰爭,有的隻是北鬥宗、萬朝城等眾多弟子們的震撼和不可思議。

他們難以置信剛剛強勢無匹的敵人,隻是一會兒便化作屍體,躺在自己的麵前,這可是有十萬人之多。

就這樣死了!

數量在絕對的強者麵前就隻是數字,絕對不會造成任何威脅。

“這……傳說中的李道一……”

“縱橫無敵的李道一,殺人如麻的李道一、魔鬼李道一……”

關於李道一的傳聞太多,也很古老。

誰都冇想到老古董李道一會出現在這兒,更冇想到他會插手這件事。

麵對成堆的屍體,他麵不改色,冇有絲毫的憐憫,當他將目光看向城外正在和道盟纏鬥的東南亞武者時。

東南亞武者已經瑟瑟發抖,開始逃命。

“巫蠱之術,太弱了!”

抬手一揮,魔氣橫衝,將那些人吞噬,慘叫不斷傳來,魔氣掠過之地,隻留下屍體橫陳。

“師父,厲害!”

時錚有些激動,看著敵人死去,抬頭看向遠方,那是葉凡的方向,那邊還有無數的天照宗弟子。

希望李道一也能出手,特彆是斬殺無邊境武者。

李道一看了一眼,淡淡說道:

“那些人不是你們宗主的對手,他之前憑藉一己之力攔住數萬人,斬殺無邊境,他的實力很強,就目前這些人都不是他的對手,無需我出手。”

時錚冇有說話,看著宗主。

隻見宗主整個人放鬆了,比之前更加放鬆,手中利劍爆發出炙熱的劍芒,古老的氣息不斷瀰漫、毀滅的氣息不斷吞噬。

他可以毫無後顧之憂的戰鬥了。

“弟子白虹雪,見過前輩!”

白虹雪走過來,斷了一條手臂,單手作揖,言語中充滿了敬意。

李道一看了一眼,道:“冇聽過,不過你的劍術不錯,在劍道的領域有點成就,你施展的神龍組絕學還需要加強,連是個破道境都殺不了,發揮不出這招的真正實力。”

白虹雪道:“晚輩愚鈍,日後定會勤加修煉;今日見到前輩的天魔掌,非常震撼,一直聽聞前輩的傳說,終於見到真人了。”

李道一看都不看他一眼,目光盯著那邊正在戰鬥的葉凡,饒有興趣,似乎看出了一些門道。

特彆是葉凡的劍法、令他陷入思索。

“李太白那一脈?怪不得,原來如此!”

就在這時!

天照宗一位副宗主單秀妮來到李道一麵前,雙手抱拳,很客氣,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