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啊……”

無數的慘叫,撕心裂肺。

“這是……銅棺內的地獄拳……我在古籍中見過……好強……呃……”

“我可是天狗宗的無邊境,你不能殺我……啊……”

這一拳並不是全部。

巨拳之上,一把巨劍緊隨而來,引動天上星辰之力、世間大道之力、萬物生靈之力、斬殺而下。

無儘恐怖的劍芒逆斬萬裡之遠,所向披靡,鮮紅的血花在暴雨中綻放

數萬人在巨拳之下被轟成渣,即使是無邊境的絕世強者也被摧毀肉身,大量的血霧被暴雨沖刷。

這一片流淌的雨水早已變成血紅色。

巨拳帶著毀滅性,摧毀方圓十公裡範圍內的一切。

一切都變得毫無生機。

但依舊有些人扛過去了,那是有數萬人在前麵扛著。

“活過來了……”

“好可怕的拳頭,總算是扛過去……這……這劍氣……”

“扛過了巨拳,冇想到背後還隱藏了一把劍……”

巨拳之威被一些人扛過去。

巨拳之上還有利劍斬殺下來,劍芒淩厲,帶著古老的氣息、帶著地獄的毀滅,直斬而下。

“不……我不甘心呐!”

多少人發出生命最後的哀嚎,有人試圖逃走,卻根本無法遁形,巨劍的殺傷力覆蓋範圍足足有五十公裡遠。

周圍ie的一切都被毀滅!

“太可怕啊!”

“冇想到他居然強大到這種程度!”

“葉凡,妖孽啊,太強了!”

靠近的人都死了。

葉凡一襲白衣勝雪站在屍體堆裡,身上沾滿了敵人的鮮血,眼神冷漠,手持利劍,頭頂昊天塔,散發出來的威嚴是無法抗拒的。

他就像是一個殺神,誅殺鬼與魔,一身恐怖殺意瀰漫八方。

雙眸冷若寒霜,掃視四周,滿是屍體,還有殘肢斷臂,雨水嘩啦啦的下,地上流淌的雨水被鮮血染紅。

空氣中飄散著血霧,降落的雨水在半空中就被染紅。

他的目光在尋找。

“陶慧……”

小聲嘀咕了一句。

陶慧不見了。

在他徹底爆發之前,陶慧被打成重傷,並冇有參與剛纔的戰鬥,看來是逃了。

看了看手裡的三個神魂,似乎在哀求!

這是三個來自六上宗無邊境的強者神魂,葉凡斬殺肉身,順手抓住。

身影一晃,來到豐華城。

看到地上無數的屍體,有些還殘留著魔氣。

“魔頭李道一……果然名不虛傳,五叔怎麼能請得動這樣的絕世強者!”

他不知道五叔的具體計劃,但他知道五叔的計劃向來都是最好的。

很多夥伴都被五叔聯絡上了,都派上用場了。

“師姐、傾城、明月、嘉芸那一批人都冇有出現在這兒,難道五叔另有安排?”

並不是所有夥伴都出現。

就在這時!

“葉宗主,葉宗主……”

九下宗之一道盟大長老張品跑過來了,身後還有大幾千人,不少人都身受重傷。

葉凡收斂威嚴,道:“你們怎麼會參與到這次的事件來?我記得我跟你們說過,你們道盟和天照宗不是一個維度的。”

張品陪著笑臉,道:“葉宗主說的是,我們確實損失了很多,但我們也有點小小的作用,也殺了天照宗的人,略儘微薄之力,還望葉宗主莫要嫌棄。”

“你還冇回答我的問題!”

“額……是這樣的,有一天,我們道盟迎來了北鬥宗的軍師王五前輩,他說隻要我們願意參戰,按照他的計劃來,他會分一半天照宗的資源給我們,但我們拒絕了,我們願意無條件參戰,希望以後北鬥宗重建後,稍微照顧一下我們道盟,最好是咱們兩宗結盟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