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張天師還在糾結,道:“你們再等等看,觀局勢再入局,一旦出擊,那就得讓敵人受傷,我安排人幫你們觀察天照宗的陣法,以外人的身份去觀察,應該不會有問題。”

“好,多謝張天師!”

“你們都是天師府的中堅力量,無論如何,都得活下來。”

有人擔心,有人興奮。

特彆是落天宮的人,看在天照宗爆發出如此強橫無匹的戰力、各種殺陣形成,興奮到極點了。

“乾得漂亮,這回北鬥宗這些人應該必死無疑了吧!”

說話的是落天宮三長老包英衛。

旁邊一位破道境武者也開口,道:“能把天照宗逼到這種程度,也算是第一次,從未有九下宗能做到這一步,葉凡等人就是死了也是光榮的,也有資格成為六上宗的談資了。”

“冇錯,如果他們不死絕,下一個可能就會是咱們落天宮!”

看著天照宗總部,巨大的護宗大陣,無數個小型陣法互相關聯,相輔相成,一個個金燦燦的封印正在不斷的閃爍著金色的光芒。

一個個殺陣正在形成。

一聲嗡響,巨大的陣法壓製之力震懾下來。

葉凡身後的大量弟子感覺到強大的壓製力,甚至有些人已經趴在地上,臉色蒼白,鼻孔流血。

“護住!”

莫乾玲第一個出手,雙手結印,祭出一個巨大的封印,懸浮在眾人的頭頂之上,擋住震懾而下的陣法壓製力!

接著,其他術法者紛紛祭出封印,在眾人的頭頂上空形成一層厚厚的封印,瘋狂的擋住。

那些趴在地上的人終於可以重新站起來,但依舊警惕,總感覺隨時會被陣法壓成肉泥,術法真們撐不住。

葉凡的腳下也出現了陰陽八卦圖,抵消大部分的陣法壓力。

“五叔!”

“宗主!”

“可有破解之法?”

王五的目光掃視,敵人密密麻麻,還有不少的殺陣,隨時伴隨著陣法之力碾殺過來,已經有人在躍躍欲試。

腦子飛快轉動,很快想到了方法!

“宗主,我們得先破陣,所有人集中攻擊一個點,一旦有裂口,一切就能迎刃而解,而這個裂口需要你和莫乾玲前輩聯手。”

莫乾玲聽到名字,掌控著陣法,快速過來,道:“需要怎麼做?”

王五問道:“宗主,以你的神識勘察,哪個地方最薄弱,最有可能被破,現在破不了護宗大陣,咱們先破其他小陣,我觀察過,這些陣法互相關聯,破了一個小陣,其他小陣就很容易被攻破。”

“我們首要獵殺的人不是武者,而是術法者。”

“明白!”葉凡點頭。

神識順著腳下的陰陽八卦圖快速勘察,滲透入地下,飛昇到天空,範圍不斷擴大,不斷覆蓋整個範圍之內。

莫乾玲緊隨葉凡身旁,內心很是滿足。

能與他一起並肩作戰,還能互相配合,她就很滿足。

“快,他的精神力在探索,可能是在尋找陣眼,殺他!”

一位窺玄境的武者站在刀陣之中,手持長刀,心中大喊不妙,剛剛收到術法者的訊息。

這話一出!

十幾個殺陣朝著葉凡這邊過來了。

“術法者們,助我!”

劍陣衝在最前麵,劍勢如長虹,成片化作一體,凝練驚鴻,隱約間還帶著一定的霸氣。

最為狂霸的是刀陣,頗有橫推一切的磅礴之勢,欲要將葉凡斬與眼前。

葉凡手持斷水劍,劍勢驚駭,劍氣縱橫無匹,古老的劍意瀰漫,毀滅性的劍意吞噬,彷彿從地獄裡走出來的使者鬼劍仙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