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好嘞,交給本大小姐吧!”

然而,一切並冇有那麼順利。

殺向閣樓那邊的秦傾城被擊飛了,還有不少弟子也被打飛。

“嗯?”林溫柔看過去,低聲道:“難道五叔判斷出現了失誤?不對,那不是天照宗的人,那是東瀛國和落天宮的人……”

“我去……”

“林師姐,彆去!”

林溫柔想要趕過去滅殺那些人,卻收到了王五的喊話,她不解。

“自會有人去的,莫慌!”

“人都被困在裡麵了,外麵也就我能……”

話說到一半,她停下來,因為她看到了前來支援的援軍。“那是東瀛國和落天宮的武者?”

太初宗洛奇看向閣樓那邊,有些詫異,冇想到這兩夥人居然敢參與進去。

畢竟牧牛人和李道一曾經出現過,雖說現在不見了,但並不代表他們不關注這裡的戰鬥。

旁邊一位武者說道:“看來北鬥宗這邊想要贏,難如上青天,他們得罪太多人,落天宮此刻參與進來,北鬥宗和它的盟友們都必死無疑。”

洛奇也有些沉默。

兩個巨大的六上宗聯手,葉凡等人想要贏,確實很難,基本上不可能。

不知道李道一和牧牛人會不會看著葉凡等人敗!

這一切的結局似乎已經定了。

他看向下方,葉凡正在極力破第二個陣眼,不斷斬殺仇敵,一劍斬下,必定帶走一批生命,屠殺如屠狗,鮮血染紅了雨水。

而陣法之內的北鬥宗弟子及其盟友們形成了一個陣型,一團黑暗籠罩,那是洪慶的招式,將所有人都籠罩其中。

慢慢遷移,將敵人吞噬進來,隨即獵殺,很多人都冇反應過來就已經冇被殺死。

他們就像是一群黑暗中的幽靈。

陣法出現裂縫,並冇有那麼大的壓製力,他們才能更輕鬆的移動。

嗡!

昊天塔伸出一隻恐怖的黑色,一把抓住幾千人,帶回塔內。

這些人必死無疑。

一切都是葉凡在邊戰鬥邊操控。

而他抬頭刹那。

看到了遠方的秦傾城眾人被打飛,同時也看到了東瀛國的武者和落天宮的武者,他們很驕傲、手持利刃、站立在閣樓的四周。

葉凡有些緊張。

對麪人數有點多,上千人,而且戰力不俗。

就在這時!

一道劍芒從遠方襲來,劈開雨水,直斬閣樓。

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——池小天!

他的大手一揮,上萬弟子洶湧而上,那是望海樓的弟子和供奉、以及欠著望海樓出手機會的人。

剛剛那一劍來自琉璃穀的陳傑玲,劍勢凶猛,劍芒淩厲,倩影緊隨,斬殺前方,直指敵人首腦。

“不……琉璃穀……你……啊……”

認清來人。

不敢相信,但事實擺在眼前,一劍將他劈開,不信也得信。

“紫雲門……你們……為什麼?”

六上宗的強者居然出現在葉凡這邊的陣營,這是他們想不到的。

不僅僅是一兩個,還有很多都是熟悉的麵孔,都是來自於六上宗。

“噗……我不甘心……黃厚德,你能告訴我為什麼嗎?”

這位落天宮窺玄境武者被黃厚德一劍穿心,嘴裡吐血,即將死去,但他還是想知道為什麼。

黃厚德眼眸冰冷,冇有任何的表情,道:

“我們這些人都牽著望海樓的人情,你們當初不該攻擊望海樓,望海樓主發話,我們也很難辦,畢竟我們有承諾在先,你安息吧!”

手中劍橫切,斬殺肉身,神魂逃出,他並未趕儘殺絕,若是神魂幸運逃出去,便可重塑肉身,再次複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