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邪魅一笑,令無數人顫栗。

“還真是滾燙的鮮血!”

葉凡伸出舌頭,舔了舔唇邊的血跡,眼眸冰冷如寒霜,掃視四周天照宗弟子們。

天照宗的弟子們都還在懵圈中。

不知葉凡如何做到的。

隻感覺此人好強、那種碾壓式的壓迫感令人窒息。

血手人屠!

“他是怎麼做到的?瞬間移動嗎?”

“明明黑白陰陽包裹的是莫乾玲,怎麼出來的卻是葉凡,怎麼回事?”

“詭異,這人太詭異了……”

天照宗諸人都心驚膽戰,冇想到連這麼多的陣法都無法壓製葉凡,護宗大陣的壓製力更是被昊天塔抵消。

無數人想要擊落昊天塔,卻總是被一次次的反擊,昊天塔盪出氣浪,能將人掀飛,甚至如同超聲波般將人震盪成肉泥。

宗主廖寧慌了。

儘管現在護宗大陣還未破,但敵人太強勢,主要是葉凡太強勢,無邊境前輩不斷被殺,繼續殺下去,遲早會敗。

“宗主,怎麼辦?葉凡太強,根本無人能擋,我建議啟動那個古老的封印之法。”一位老者忍不住提議。

廖寧的目光掃視。

陣法之外,林溫柔和望海樓的人不斷獵殺在外的弟子,更是不斷抨擊護宗大陣,雖然不能破陣,但也讓人心驚膽戰。

麵對老者的提議,他也有些猶豫,道:

“那個可是天照宗第一人宗主佈置的禁忌封印,一旦開啟,不分敵我,將會造成無可挽回的毀滅,那必須是同歸於儘的時候用的,現在……”

看向遠方觀戰的諸人,道:

“你給我護道,我要跟外麵的人對話。”

他升騰而起,目光環顧八方,最終定格在落天宮那邊,發出聲音,道:

“諸位六上宗的道友們,如今我天照宗麵臨危機,這不是結束,這隻是個開始,是葉凡這個血手人屠屠殺六上宗的開始,一旦我天照宗敗了,下一個就會輪到你們。”

“想你們也都有所耳聞,你們宗門的無邊境前輩也參戰了,也被葉凡殺了,一位無邊境是多麼金貴,多大的仇恨,難道你們天真的以為葉凡會放過你們嗎?”

“如何趁現在動手,咱們一起聯手將其斬殺,以絕後患。”

停頓了一會兒,看到很多六上宗的人在嘀咕,交頭接耳。

這是好征兆,說明這些人開始動搖了。

繼續說:“你們可以想象曾經的九下宗,北鬥宗是如何覆滅九下宗的,不久的將來,當初九下宗的下場會重演在六上宗中,各位,天狗宗、落天宮、太初宗、琉璃穀、紫雲門、你們想想,你們宗門的無邊境已經出手,和葉凡已經結下不解之仇,唯有你死我活。”

“我不希望如今天照宗的事故在你們宗門上演,如果你們願意出手,那就現在,從屠殺外麵的北鬥宗弟子開始……”

他的話語喋喋不休,幫助眾人分析利弊,不斷迴盪在眾人的耳中。

林溫柔等人自然也是聽到,奈何廖寧在陣法之內,打不到。

“去你大爺的,本大小姐一拳打爆你的豬腦!”

楚明月一拳打過去,明知打不到,但還是揮出凶猛的一拳,打在陣法之上,雙目怒瞪,嘴裡不停的咒罵:

“老渾蛋、老匹夫……妖言惑眾,你以為誰都跟你們一樣……”

話音未落。

危機感襲來,猛然回頭,急忙躲避。

一道刀芒掠殺過來。

若不是躲避及時,已經被劈成兩半,定睛看去。

落天宮的人已經站出來了。

“你們……好,落天宮的人是吧,我也搖人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