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至於那個葉凡,可能會死,我聽過天照宗有一個禁忌封印,來曆很神秘,好像是從樓蘭遺址那邊得到的,很古老、一般人根本無法破解,斬殺了很多絕世強者,葉凡已經被困,基本冇有生還的可能。”

他身為三仙門之人,對六上宗的一些莘密還是比較瞭解的。

隻是連他也冇想到羅天照居然還活著,此人很不簡單,手段很強悍。

程湘芸擔憂起來,目光掃視戰場的其他人。

紫雲門的人不多,但也貢獻了一份力量,黃靜雯、黃厚德等人帶領著宗門弟子開始廝殺,很拚命。

望海樓弟子也衝在最前麵,直接踏入文筆峰,和蕭景天等人站在一起。

蕭景天等人形成各種殺陣,從不孤立行動,以陣型形勢掠殺敵人,勢如破竹,特彆是有洪慶的協助,身處黑暗,出手快狠準。

林溫柔、楚明月、秦傾城三人看似散落三方,實則互相可以關照,三人出手幾位殘暴,一拳一刀都十分強勢。

楚明月的嘴一直在咒罵,罵得越起勁,出拳越猛。

林溫柔是先出拳,冷漠無情,拳拳到肉,隱約間看到她的身後有一股黑色的氣體,伴隨著的是巨大的虛影。

她的拳頭針對的是破道境武者,一拳橫推,打碎了一座山峰,文筆峰是由一排山峰連接而成,被他的一拳打爛了一座,缺了一個口。

他的強拳,此刻,破道境武者看到都麵色驚恐。

“這人是變態吧,太強了。”

“他還冇葉凡強呢!”

“可她僅次於葉凡之後了,而且她的拳頭看似普通,實則蘊含某種非常恐怖的東西在裡麵,似乎在拉拽天地碾壓你。”

“先殺其他人!”

很多人選擇避開林溫柔,欲要先攻擊弱者,奈何林溫柔纔不會讓他們這麼輕易離開,身影快速移動。

腳踩驚鴻步,右手握重拳,直接一拳橫推過去。

拳勢驚駭,地表震盪。

拳頭所過,地表都出現了一條深坑,伴隨著大量的鮮血橫流,染紅了地表的泥土,被暴雨沖刷著。

“想走?想得美!”

她滿臉是血,戰意高昂,拳勢驚駭,從未有過任何的猶豫,專挑破道境。

“師姐,助我!”

那邊是秦傾城,她的逆天魔刀從一開始就一直在消耗,魔刀被她不停的磨鍊,如今已經爐火純青,隻是修為不高。

她被破道境、窺玄境圍攻,受到了夾擊,那是境界上的壓製。

“第七刀!”

無儘魔刃斬出,魔刀誕生的魔氣極為強勢,似乎吞噬靈魂,斬殺在滾滾魔氣中。

鏘!

被敵人擋住,境界壓製。

橫推她連退數十步,臉色蒼白。

不得已,才求助師姐!

“太古神魔拳!”

一個巨拳從不遠處橫推歸來,拳勢磅礴,直接轟向那些破道境和窺玄境。

“不……不……啊……”

震驚之餘,已經被一拳滅殺。

有些人提前撤退,但也被傷到。

就在這些人鬆懈的時刻,秦傾城的魔刀也殺了好幾人。

而此刻!

林溫柔停在原地,看向葉凡那邊的方向,目光停留在一位老人身上,並未見過,但隱約間猜到了。

“師姐,那是誰啊?”

“不知道,不過他可能就是天照宗的創始人羅天照,隻是我聽聞此人已經在萬年前死去,難道還活著?”

“羅天照?”秦傾城的臉色微變。

儘管入武道界不久,但和天照宗的恩怨從未間斷,自然也會打聽很多關於天照宗的事,其中就瞭解到羅天照這個創始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