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次按照王五的計劃,其實也很簡單,冇想到終於出現了變故。

“吼!”

一聲巨大的咆哮從遠方襲來。

那是在天空之上,黑雲之上。

彩色的鱗片穿梭在黑雲中,隱約可見。

那是一條巨龍,發出的怒吼。

一個巨大的火球從黑雲中掉落,暴雨淋不滅的真火。

“嗰!”

出現了其他的妖獸。

眾人抬頭一看。

密密麻麻的妖獸出現在天空之上,翱翔在天空,拍打著巨大的翅膀,張開傾盆大嘴、露出獠牙、還有利爪張開。

天空變得更黑了。

數不勝數的飛禽妖獸,遮蔽了天空。

諸人抬頭看向天空,有些震驚,數量太多,而是實力不等,有剛剛產生靈智的普通妖獸、也有達到化形境之上的強大妖獸。

妖獸進化境界:普通妖獸,煉體境,化智境,聖靈境,結丹境,涅槃境、超凡境、化形境(化神境)……

化形境相當於修仙者的化神境,而後續境界則和修仙者一樣,他們雖是修妖者,但境界可共用。

這些強大的妖獸中,更有法相境級彆的古妖。

當眾人震驚於飛禽妖獸時。

地表發生了劇震,震盪頻率很快,且無規則。

觀戰之人最先注意到,因為震源是從遠方趕來的,快速奔襲而來。

回頭一看。

“我去,那是……數不儘的妖獸啊……”

“這……這是獸潮嗎?到底怎麼回事……”

“一般情況下,妖獸極少參與人類之間的戰鬥,這些妖獸怎麼回事,居然敢乾預人類的戰爭……”

“你們看,那邊也有,好多了……那些是奔雷狼嗎?”

“不,那些是北鬥宗王五養的惡犬,不過現在已經基本都進化成為妖獸……”

“爍日清露蜴……”

“冰火晶皮狐……”

“藍珊噬獵猩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各種各樣的妖獸奔襲而來,妖獸體型龐大,成群殺來,踩得地表震盪,已經將天照宗的總部文筆峰包圍起來。

冒著滂沱大雨,雨水被踩的濺起。

藥神穀顏泰河大驚,道:

“他們……他們憑什麼可以號令妖獸……”

黎金玲也是非常驚訝,道:

“北鬥宗……太詭異了,妖獸極少能這樣被號召,更不會輕易參與人族之間的戰爭,他們是怎麼做到的……我聽說北鬥宗有一個軍師,這次的計劃,可能就是那位軍師的傑作,真是個天才呐!”

顏泰河歎了口氣,說道:“原本我以為北鬥宗必敗,現在看來,未必!”昏沉的天空,狂暴的風雨,不斷呼嘯,天空之上的黑雲逐漸壓低,那是無數的飛禽妖獸正在壓低。

飛禽妖獸們不斷髮出聲聲咆哮,不斷往下撲,張開傾盆大嘴,張開利爪,就是要撕碎下方的敵人。

不僅如此!

四麵八方襲來的無數妖獸踩踏的地麵不斷震盪,密密麻麻的烏黑一片,震耳欲聾的咆哮聲不斷襲來。

無數人震驚,數不勝數的妖獸,鋪天蓋地而來。

“這……怎麼可能……”

天照宗弟子們震驚不已,從未想過居然會有如此多的的獸潮襲來,不管強弱,數量上絕對是碾壓之勢。

北鬥宗、紫雲門等人看到了,原本緊張的臉頰露出了淡淡的笑容。

“是那條巨龍……太好了!”

“這麼多妖獸?五叔,你太牛逼了。”

“勝負未定,乾坤未定,我們的援軍來了,給我殺!”

北鬥宗弟子們都激動壞了,戰意越發的高昂,紫雲門的弟子們驚呆了。

“這……居然能夠引發獸潮,這葉凡果然不是一般人!”黃靜雯看著密密麻麻的妖獸,有密集恐懼症的人恐怕會受不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