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保鏢轉身出去。

李明珠眉頭一皺,說道:

“四叔未免太陰險了吧,這是要把我們拖死啊,就不想讓我們帶葉醫生去看奶奶,哼。”

她很不爽。

在家族中,自家一脈和四叔那一脈一直很不對付,而且爺爺說了,說能找到醫生治好奶奶的病。

誰就是董事長,可以掌控超級家族的董事長,家財萬貫。

家族每個人都出動了,尋找名醫。

其中不乏有人和其他醫生進行合作,投資經費給醫生針對奶奶的病情進行研究,就像四叔投資給賀城坤一樣。

如今賀城坤的研究有了新的突破。

家族中,不僅僅是四叔,其他人都帶著名醫前往家中。

估計目前家族中已經有很多醫生了。

他們再耽誤下去,若是彆人有辦法了,他們的一切努力就都白費了。

很快,保鏢回來。

“李總,確實是賀家的人,帶頭的是賀德孔。”

李伯仲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非常時期,非常手段,四弟,我終究還是把你想得太好了。”

目光看向葉凡忙碌的身影,轉身出去。

他要去會會賀德孔,這個賀家成就僅次於賀城坤的人。

而外麵的賀家人也時時刻刻關注裡麵的情況。

“三叔,讓我直接進去吧,我一定會擊敗葉凡。”賀宏盛有些急躁,忍不住,上一次,賀家因他,敗壞了名聲,他想親自找回來,道:

“隻要我擊敗葉凡,李伯仲肯定就不想帶他上海州。”

賀德孔緩緩地擺了擺手,說道:

“我們今天的計劃並不是為了擊敗葉凡,而是拖延時間,有必要時,我會親自出手。咱們得為你爺爺爭取時間。”

“剛剛你爺爺給我回電話,目前李家來了很多醫生,江南省各個市縣代表的名醫,有中醫,有西醫,都在搶功,想要和李家搭上關係。”

目光看向天醫館的方向,說道:

“這個葉凡來路不明,而且根據你爺爺的推斷,他可能真的會古針法,屬於極有可能治好李奶奶的人之一,我們是李伯鬆的設置的第一道關卡,儘我們所能,拖延時間就是勝利。”

賀宏正說道:“爸,你的意思是說,李伯鬆在這一路上設置了很多關卡攔住葉凡?”

“不錯!”

“這種大家族的鬥爭也太激烈了吧。”賀宏正有些詫異,說道:

“李奶奶也是李伯鬆的媽媽,為了一個職位,居然設法攔截可能治好自己媽媽的醫生,還真是人為權折腰,權貴麵前,自己生母的命都可以拿來做交易。”

賀家雖是金陵的中醫世家,但相對於海州李家這樣的龐大家族來說,算是很渺小的,其中涉及的勾心鬥角,追名逐利也會相對小一些。

大家族裡麵的爭鬥,堪比電視上的宮鬥劇,各懷鬼心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盤,為自己爭取最大利益化。

“彆說了,李伯仲來了。”賀德孔看向正在走來的李伯仲,趕緊阻止其他人議論李家的事。

李伯仲來到賀家人麵前,麵色嚴肅,說道:

“賀德孔,賀家的小娃們?你們來得還真是巧啊。”

賀德孔上前一步,陪著笑臉,說道:

“李總好,我們就是過來看看名震金陵的天醫館,彆無他意,正準備進去呢。”

李明珠可不會像爸爸那樣隱忍,直接開口,大聲說道:

“彆無他意?賀德孔,你什麼意思?那些重症病人是不是你們弄過來的?今天要不交代清楚,那就是跟我李家過不去,我分分鐘滅了你個小小賀家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