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數量之多,數不勝數,強弱都有。

“師姐,咱們真的有機會在這場戰鬥勝出!”王一朵手持利劍,渾身是血,身上也有好幾個血口在流血,但她不在乎。

身為武者,生死何懼!

黃靜雯看了一眼那邊的葉凡,他依舊被困,同時也在操控昊天塔,爆發出巨大的威嚴,震懾八方。

“羅天照,他居然還活著!”黃靜雯難以置信的說了一句,目光盯著。

羅天照試圖取昊天塔,奈何不是那麼輕易就能拿到的,在葉凡的操控下,昊天塔爆發出無儘威嚴,一般人根本無法靠近。

“嗯?”

羅天照探出巨手,想要抓住巨大的昊天塔,卻發現塔內探出一個巨拳,帶著死亡氣息的拳頭轟然砸過來。

嘭!

巨手直接抓破巨拳,強行探過去,抓住了巨塔的一角,且又一道淩厲的殺芒襲來。

儘管很強,附帶著古老的氣息,還蘊含著大道之力。

奈何羅天照伸出手,手中持刀,抬手一揮,打散了。

遠方操控的葉凡噗的一聲,吐血了。

“好強!”

葉凡被囚禁,但還可以操控昊天塔。

昊天塔很強,連這種級彆的武者都垂涎,而自己並不算強,而且被囚禁在遠方,終究還是失去了昊天塔。

被搶走了。

“奶奶的,這到底是什麼封印啊!”

他忍不住罵娘了。

剛開始,他研究了一會兒這個封印空間,很古老、似乎蘊含著某種恐怖的力量,但外麵的局勢緊張,並冇有深入研究。

目光環顧八方。

看到獸潮時,他也很意外。

五叔居然能發動獸潮,局勢在好轉。

操控在外的昊天塔也被搶走,該研究這個封印空間了。

空間不大,看似由一個個封印連接而成,出現了各種詭異又古老的銘文,不停閃爍,以神識勘察。

神識可以透過封印空間,但人出不去。

手持斷水劍,一劍怒斬。

鏘鏘鏘……

斬殺出大量星火,卻無法斬破封印,還將本人反彈。

“再來!”

引動周圍的大道之力,吸收八方的萬物之力,古老的劍意開始瀰漫,恐怖的殺意在奔騰。

斬殺!

更加刺耳的聲音傳來,封印和利劍相碰,大量的星火激射四方。

可封印卻冇有絲毫的裂痕,連劃痕都冇有。

這一劍足以連斬五位無邊境了,居然不能劃出一條痕。

“這麼硬?”

有些難搞!

突聞遠方傳來熟悉的慘叫聲。

看過去。

老人對大量妖獸和人族出手,抬手一拍,死了不知多少,鮮血淋漓,在這暴雨中融入雨水流淌向遠方。

自己被困於此,似乎並冇有人來理會自己。

連老人也不來,他在收割其他人。

他出手,根本無人能抗。

不斷有人死去,不斷有妖獸被碾殺,熟悉的慘叫不斷傳來。

就連洪慶的黑暗領域也完全不是對手,直接被拍飛,生死未知,王五的臉色都變了,儘管無數人、無數妖獸在前赴後繼的擋在前麵。

奈何都是飛蛾撲火。

葉凡更加著急!

“師兄,難道你真的要眼睜睜的看著我的人被全部抹殺嗎?”

葉凡低語,希望牧牛人出手。

奈何牧牛人不見蹤影。

他連續出劍,試圖要脫困而出,卻發現根本無法撼動眼前的封印空間。

“不對,不能靠蠻力!”

深呼吸!

深呼吸!

他要冷靜下來,不能急!

終於逐漸平複下來。

《逆亂八則》第二則:空間!

試圖利用空間置換,逃出封印空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