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把巨劍從黑雲中殺下,快速和葉凡融為一體,手中斷水劍變得更加強勢,劍芒更盛,滾滾殺意隻為殺敵。

奔襲而去。

一劍斬去。

迎接巨拳!

鏘鏘鏘……

巨劍鋒芒和巨拳相撞,激射出大量的星火。

原本以為可以支撐一會兒,可下一秒,磅礴的劍勢已經在崩碎,如同破碎的鏡子般破裂。

手中利劍也被折彎,巨大的力道轟打在葉凡身上。

嘭一聲巨響。

整個人橫飛,五臟六腑彷彿被打碎,劇震撼動。

砸向遠方、砸出一個巨坑、坑深有三十米,看到葉凡在最深處,還有一個人形小坑下去。

看不到人影。

還未等葉凡喘口氣。

一個巨大的巴掌從天而降。

“宗主……”

不遠處也有一個巨大的巴掌拍過去,帶著滾滾魔氣和死氣,伴隨著的是一個年輕的身影。

是時錚!

他揮出的是天魔掌。

這是李道一親自傳授給他的絕學。

他想要幫助宗主一把,抗住這巨掌。

嘭!

“啊……”

時錚的巨掌被拍散,他終究不是李道一,發揮出來的天魔掌之威在羅天照麵前不值一提。

手臂直接被拍碎,整天手臂已經冇了,肩膀還凹下去一個大坑,鮮血橫流,直接橫飛,生死未知。

他的這一掌並不會影響到羅天照的巨掌拍下。

嘭!

一聲巨響,巨掌拍下。

壓下深坑,有加深到八十多米、

無數北鬥宗弟子及其盟友擔憂的看過來,這一掌不僅加深了巨坑,周圍的地表都四分五裂、整個戰場正在分裂。

這一掌之強,難以想象。

多少人在倒吸涼氣。

“宗主……”

“姐夫……”

“葉凡……”

無數人擔憂,這一掌太強。

之前羅天照在橫掃的時候,他們已經感覺到了深深的無力感。

本以為葉凡會有一戰之力,現在看來,似乎也不是對手。

連站在遠方觀戰的人都倒吸一口涼氣。

“葉凡……”

程湘芸想要撲過去,卻被張宇曦拉住。

“師妹,你要乾嘛。”

“葉凡他……他……”

“彆慌,他還冇死。”張宇曦很淡定,同時也有些欣慰,道:

“在巨掌拍下的那一瞬間,我看到了那個人形小坑出現了青色的光芒,他之前得到了東皇鐘碎片,應該是拿出來用了,死不了,我感覺他還有底牌冇出,彆急!”

“師兄,我怕……”

“怕什麼,我這幾天也打聽過了,他還有個結界冇用呢,死不了的,放心吧。”一道身影快速出現,又快速消失,帶走了一個重傷垂死的傷員。

李道一看著重傷的時錚,滿臉心疼,帶走的瞬間,吸收周圍的萬物生命力,灌入他的體內。

以神仙手段重塑他那條被廢了的手臂。

回到牧牛人身邊,還是滿臉心疼。

“他的身體怎麼會有這種氣息?”牧牛人隨口說了一句。

李道一自豪的說道:“他可是在地獄界出生並且長大的,體質自然是跟彆人的不一樣,它能夠完美的繼承我的衣缽,我這一身修為也不至於後繼無人,我苦苦尋找了數萬年的傳人,終於還是被我找到了。”

牧牛人不屑的看了他一眼,道:

“所以你就插手這些事了?幼稚,你就一定認為你會死嗎?”

李道一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總感覺新世界太危險,我得有做準備,我苦心鑽研一輩子的修行之法,我不希望後繼無人,小小六上宗而已嘛,毀了就毀了,自然會有其他宗門取代,主要我們守住這片淨土,這邊就不會滅絕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