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洪慶終於忍不住,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。

胳膊肘的一處骨頭破皮而出,白森森的,帶著血跡。

不僅僅是王大龍,其他人也都驚呆了。

興奮的表情一下子凝固了。

難以置信的看著洪慶。

葉凡的身影再次動了。

近身,一掌拍在洪慶的胸口。

啪!

洪慶來不及反應,整個人被拍飛,胸骨傳來咯嘣脆。

重重的砸在石柱上,嘴角溢血。

臉色蒼白,再也站不起來。

抬頭看向葉凡,有的隻是感激,道:

“多謝!”

他看出來了。

自己完全不是對手。

剛剛那一掌,對方已經手下留情,隻是一根胸骨骨折,若非留情,他的五臟六腑都會被震碎。

震驚於眼前之人的強大,感激他的手下留情。

怪不得談起禿鷲時,他那麼淡定。

葉凡淡淡的說道:“你是軍人。”

我留情,隻因你曾經是軍人。

隨即看向樓梯,準備上二樓。

其他的人手持長棍、虎視眈眈,不斷移動,準備作戰。

葉凡並未把他們放在眼裡,朝著樓梯走去。

王大龍終於慌了。

“攔住他,給我攔住他!”

大量的人堵在樓梯口,神色有些緊張和慌。

“住手!”

一道粗狂的嗓音從門外傳來,帶著一定的滄桑感。

眾人停下,看向門口。

一位禿頂男人,拄著柺杖,卻精神抖擻,出現在門口。

整個人不怒自威。

掃視四周,最終目光定格在洪慶身上,也並未言語。

和他在一起的還有霍天南。

“九爺!”

眾人齊聲喊話。

李九,人稱九爺,城北區地下勢力霸主,無數人聞之變色。

拄著柺杖,卻精神飽滿,看到眼前的場景,麵不改色,眼眸抬起,看向二樓的王大龍,一步一步走進去。

霍天南伴其左右,目光掃視,很是詫異,定格在葉凡身上。

王大龍已經走下來。

“九爺,霍總!”

李九沉吟一會兒,說道:

“我聽過你和那個女人的事,男人做事就要用男人的方式來解決,你已毀人家聲譽,還多次差遣你弟弟堵她生路,何必呢!”

王大龍咬了咬牙,說道:

“九爺,因為這個女人,我在金陵成為笑話,現在我走哪兒都被人笑話,我咽不下這口氣,我就是要讓她生不如死。”

李九眼眸一橫,說道:

“我好好跟你說話,你在跟我討價還價?”

王大龍急忙低頭,連連說道:“不敢,我不敢。”

李九冷哼一聲,說道:

“還不放人?”

王大龍猶豫了一下,心有不甘,但卻不敢違抗九爺的命令,馬上意示上邊的人解開王晴身上的繩子。

葉凡趕緊走上去,攙扶著王晴走下來。

“晴姐,彆怕,有我在呢。”

王晴感動的緊緊抱住他,眼淚掉下,泣不成聲,道:

“葉凡,謝謝,謝謝你。”

葉凡輕輕拍她的背,說道:

“走,我們下去。”

霍天南也過來樓梯口迎接,幫著攙扶。

一起走到李九身邊。

李九看向葉凡,麵色凝重,看了好一會兒,說道:

“不知小兄弟叫什麼。”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“葉凡。”

“葉凡。”李九轉頭看向霍天南,說道:

“這個麵子我給你了,你可滿意?”

霍天南說道:“還行,那我們便走了。”

說罷,準備帶葉凡走。

“等等!”李九突然說道:“霍總,你不是想要回禿鷲嗎?我可以給你,但你得拿出誠意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