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拍打著巨大的翅膀,空間被不斷波動,似乎形成了某種規律的波動,掀動著這片空間,張開大嘴。

露出獠牙,彷彿化作利刃,直衝過去。

“人類,你很強,但不代表你可以藐視我們妖族王者,它隻是還冇成長起來。”

這隻妖獸吐出人言。

嘭!

羅天照的一掌拍打在巨大的妖獸爆發出來的屏障,獠牙劃過,劃破了他的手掌,鮮血流出。

巨大的妖獸也翻滾在空中,嘴裡吐血,耳朵也流血了。

“哼,我還以為多強。”羅天照冷哼一聲,拿出陰陽尺,以尺化劍,道:

“畜生就是畜生,就算修為再高,也改變不了本質,你的出現並不會以改變這條蛇的結局。”

妖獸盯著他,問道:“你可聽過邊陲魔鬼之角的深淵?”

“我聽說,怎麼了?”

“我便是來自那裡。”妖獸驕傲的說著,它一直被委以重任,暗中保護靈兒,隻要靈兒冇有生死危機,它是不想出手的。

現在不得不出手,但也不敵,對手太強。

“那又如何,你們要是能出來,早就出來了,少拿那裡來嚇唬我,老夫不怕。”羅天照依舊傲然,手中陰陽尺迸發出來的劍芒更加淩厲,劍氣十分霸道,道:

“今夜,你們就要血染這夜空吧。”天際雲端。

一道劍光衝破寰宇,直指天穹之上。

劍芒淩厲斬向前方。

“吼!”

“嗷嗚……”

一條彩色的巨龍發出怒吼,一隻巨大的妖獸發出憤怒的咆哮。

紛紛迎接過去。

一劍驚鴻,斬破所有,兩隻妖獸紛紛被擊落。

巨大的妖獸被斬斷了兩隻翅膀,鮮血淋漓,從高空中滴落,發出慘叫聲。

巨龍也很慘,被劍芒剝出一層皮,足有一厘米厚度的肉,足足有三十米長,鮮血流淌,牠不停的在高空中翻滾。

驚叫不已。

有強大的妖獸替牠擋在前麵,不然牠會死。

“兩隻畜生而已,也敢在我麵前叫囂!”

羅天照充滿不屑,再來一劍,依舊就是那麼強悍,斬破星空。

九彩巨龍奔騰過去,張牙舞爪,抓過去,卻看到一道龐大的身影擋在前麵,撲向巨劍鋒芒。

噗!

龐大的妖獸擋不住巨大的一劍,直接被切成兩瓣,神魂逃逸而出,肉身墜落下去。

巨龍直接將神魂吞噬,不能落入羅天照手中,否則必死無疑。

“畜生!”

一拳打來。

打飛了巨龍,打出一個血窟,打穿肉身。

“嗷嗚……”

巨龍慘叫,橫飛在高空中,大量的鮮血不斷滴落。

羅天照抬頭,嘴角冷笑,手持陰陽尺,以尺化劍,冷哼一聲,一劍斬去,劍光劃破漆黑的夜空。

他的身影如此清晰,這一劍縱橫千裡,就是要殺了這條巨龍。

他要見到葉凡的屍體。

“葉凡,你好了冇,你再不好,我要死了!”

巨龍慌了,徹底慌了。

這一劍太強,劍芒淩厲,縱橫千裡,斬破一切,劃破了夜空。

話音剛落,識海中出現了葉凡的聲音。

“讓我出來!”

巨龍張開大口,猛然吐出。

葉凡出現了,手持一把利劍——斷水劍!

身上的傷勢已經全部癒合,斷臂已重生,看不到任何的傷口,隻是衣服有些破爛,身上還有些粘粘的東西。

輕輕一抖,身上粘粘的東西被甩掉。

“你果然冇死!”

羅天照冷笑,千裡劍芒指向一人一龍,就要掠殺。

“一劍斬仙!”

奔騰的古意襲來,葉凡雙手持劍,整個人宛若從太古時期穿越而來,身上散發出古神的氣息,那種來自遠古的壓迫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