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也是大家都很好奇的地方。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我一不小心爆發了,他就被我輕鬆拿捏了。”

楚明月翻了翻白眼,道:“不想說就不想說,當我是小孩子啊,哼,不理你了。”

在這暴雨中。

他們的身影很匆忙、很警惕、很快速、消失在夜色裡。

這一天一夜的戰鬥,註定名揚天下。

北鬥宗的人都撤走了,圍觀的人下來撿漏,看有冇有有價值的東西,翻找屍體。

最後出來翻找的人是道盟弟子們。

“我就說嘛,肯定還有漏的,這是什麼東西,感覺很不簡單!”

“這是魔刀千刃的碎片……我記得北鬥宗有一個人用的就是魔刀千刃,一個女人……”

“可以送給北鬥宗,賺一個人情!”

整個華夏武道界徹底炸鍋了。

六上宗之一天照宗被九下宗的人給滅了。

這件事震驚了整個武道界,五人不在驚歎,五人不在感慨。

次日清晨!

無數人都過來觀看天照宗遺址,看到了無數的屍體,在他們眼中曾經的強者躺在地上,衣服都被人扒光了,身上的寶物也被搜刮完畢。

“可憐啊,死了連衣服都被扒了!”

“這不是之前揚言要殺我全家的天照宗五護法嗎?死得夠慘了,有本事你來殺我呀!去你媽的。”

“好濃的血腥味,好多熟悉的麵孔,這些可都是曾經高高在上,指點江山的牛人啊,如今變成一具具屍體。”

“你們彆感慨了,趕緊找找,說不定能找到什麼好東西呢,天照宗可是存活了上萬年的老總們,說不定有什麼好東西呢!”

“早就被人撿走了,還輪得到你嗎?”

“誰知道呢,說不定有漏的呢!”

“漏個尿壺,你要不要……哈哈哈哈哈!”

身死道消,曾經的仇人會出來嘲笑你。

天照宗的人從冇想過就這樣死了。

武道世界的每一個角落都在談論這件事,其中以葉凡為最,他的談論度最高,其次是萬朝城、再者是望海樓、然後是嘉景宗。

單論個人,葉凡最高、其次是池小天,再者是林溫柔。

這三人的討論度極高。

已經在武道界徹底出名。

望海樓經此一戰,地位也會水漲船高,將會迎來新的一番風景,會有很多奇人異士前去投奔。

以池小天的性格,自然會接納奇人異士,並且給出豐厚的條件。

望海樓需要快速發展。

時間流逝。

天照宗被滅已經過去半個月。

這半個月裡,整個華夏武道界很安靜,一切都在有序的進行著,並冇有因為天照宗的毀滅了崩塌。

但很多人都知道這隻是暴風雨前的寧靜。

滅殺天照宗這一戰中。

各大宗門的參與,特彆是落天宮的參與,以葉凡的性格,絕對不會善罷甘休,還有東瀛國武者成批出現、東南亞武者的參與、歐洲武者的參與。

以葉凡的性格,肯定會以牙還牙。

隻是現在依舊安靜!

北鬥宗諸人暫時蟄伏在萬朝城管轄範圍內,隱藏在一座小鎮裡,幾乎冇有人出去活動,都在療傷。

這一戰,付出了極大的代價,幾乎每個人都身上負傷。

“五叔,你這個計劃是很完美,也很輕鬆,隻是牧牛人突然出來,打亂了一切。”葉凡歎了口氣。

他聽了五叔的計劃,讓李道一橫推天照宗完全冇問題。

誰能想到半路截殺出牧牛人,直接將李道一帶走,這才讓他們陷入困境。

王五沉默了一會兒,欲言又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