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葉凡,我賀宏正過來向你提出挑戰,你可敢應戰?”

賀宏正爆發出極大的嗓音,在整個院子裡不斷迴盪,灌入每個人的耳中,氣宇軒昂,春風得意。

醫館中的病患全都看向他,一臉好奇。

人群中出現了小聲嘀咕的議論聲。

“賀家這些人來勢洶洶,是不是要搞事啊?”

“最近賀家名聲不太好,就是因為賀家年輕一輩輸給葉醫生,這次賀德孔帶頭過來,看來是要報仇啊。”

“賀家是中醫世家,就知道欺負咱們的葉醫生,一點醫德都冇有,呸……”

很多不友善的目光看過來。

賀家人已經不在乎了。

就在這時!

一道女高音從裡麵傳出來:

“賀宏正,你個庸醫,你有什麼資格挑戰我姐夫?”

楚明月快步走出來,站在屋簷下,雙手叉腰,大義凜然地說道:

“你們一個個的手下敗將也趕來挑戰我姐夫,誰給你們的臉?”

“難道你們賀家是靠不要臉得來的神醫世家嗎?”

走下來,走向賀家眾人,嘴裡罵罵咧咧,道:

“特彆是你,什麼金陵小神醫,為了權貴故意誤診,若不是我姐夫及時救治,你就殺了人,你要害死人,你知道不?”

“還有你,賀宏正,你一個連我姐夫一招都頂不住手下敗將喊那麼大聲乾什麼?生怕彆人不知道你是庸醫嗎?”

“你,賀宏明,你不是一直說你比賀宏盛牛逼嗎?管你們誰牛逼,你們都冇我姐夫牛逼,你也是個手下敗將,你們都冇有資格挑戰我姐夫。”

“你們,都冇資格!”

終於來到賀德孔麵前,指著他,道:

“你……你……好像有點本事,但你作為長輩,難道你要欺負我姐夫嗎?你都多大人了?你要欺負弱小嗎?”

“華夏傳統美德是尊老愛幼,你懂不懂愛幼啊?仗著自己年紀大,為老不尊,欺負我姐夫,算什麼男人啊。”

賀家諸多年輕人被她懟得氣血攻心,怒火外泄,想要揍人。

不過她說的倒是事實。

他們今天的任務不在於贏葉凡,挑戰隻是藉口,最終目的是拖住葉凡上海州的時間。

賀德孔保持職業笑容,說道:

“小女娃,醫術不分年齡,隻論高低,你姐夫不是很厲害嗎?那就跟我比比,不然我不服氣。”

“你服不服氣,重要嗎?”葉凡走出來了,一身休閒裝,一雙帆布鞋,手裡拿著幾枚銀針,說道:

“你不服氣,你就留著氣血攻心,跟我有半毛錢關係嗎?”

“帥,姐夫,懟得漂亮!”楚明月激動地來到姐夫身邊,跟姐夫並肩走,學著姐夫的模樣,略顯誇張,趾高氣揚地抬頭,以鼻孔看人。

她最近跟著姐夫混,發現姐夫的懟人方法非常過癮,剛剛一頓懟,確實很爽。

但還是冇有姐夫正麵剛,正麵懟,特彆是那淡定的語氣,那無所畏懼,痞壞痞壞,唯我獨尊的氣勢。

這個暫時還學不來。

旁人看到葉凡和楚明月的一頓猛懟,直呼過癮。

李明珠也在那笑了。

她平日裡也會懟人,但自從見到這兩人後,徹底重新整理了她懟人的新高度。

特彆是葉凡,就是正麵懟你,冇有任何情麵可言。

當初她也被這兩人懟過。

賀德孔氣得嘴角抽搐,語塞了好一會兒才緩過來,道:

“葉凡,你莫不是怕了我?自認為醫術不如我?”

李伯仲急忙來到葉凡身邊,小聲說道:

“葉醫生,這裡的事忙完了,咱們趕緊走,已經有很多醫生到了,咱們不能被他們拖下去了,這一切都是我四弟的陰謀,就是拖延時間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