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蕭博文有些不悅,道:“我可是承包了一年的使用權,你們給彆人用,是不是應該問過我……”

“小文!”

葉凡打斷他,輕輕拍他的肩膀。

旁邊的閔經理看了葉凡一眼,有些詫異。

此人年輕,也就二十出頭,居然喊蕭家家主——小文,這……

這是何許人也!

蕭博文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堆滿笑容。

“小文,不用為難他,咱們隨便吃點就行。”葉凡很隨意,對這種事,無所謂,看向閔經理,道:

“你給我們找個好點的包廂,那個有人用了就用了,不礙事。”

“好!”蕭博文看向閔經理,嚴肅道:“荷花廳有人嗎?”

“冇,冇人,我馬上給你安排,是我招待不週,一會兒我給您送一瓶好酒過去,算我的。”閔經理充滿感激。

很快,來到荷花廳。

在武道世界這些年,葉凡對於吃飯的環境要求已經很低,能有個坐的地方就行,在這裡還能吹空調,已經不錯了。

冇多久!

好酒好菜已經上來。

還有兩個身穿旗袍的苗條美女在一旁跳舞,婀娜多姿的舞蹈,十分養眼,伴隨著緩緩的音樂翩翩起舞。

“還有這種特色?”葉凡夾起一塊牛肉,放進嘴裡,看了一眼兩個旗袍美女。

蕭博文露出笑容,說道:“就是助助興,您要是喜歡,我可以安排,明天再去東瀛也行。”

葉凡擺了擺手,道:“我不需要,巴蜀之地的女子就是秀氣、好看,養眼。”

就在這時!

門被敲響了。

門被推開,閔經理走進來,滿臉歉意。

“蕭總,帝王廳的人想來見您。”

蕭博文有些不悅,道:“滾,不見,冇看到我正在招待貴客嗎?”

“葉醫生……是你嗎?”

一道熟悉的聲音從外麵傳來。

葉凡的神識馬上感知過去,道:“讓他們進來!”

閔經理急忙退回門口,將人帶進來。

“葉醫生,真的是你!”

來人是霍天南,整個人彰顯貴氣,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場。

完全冇有了當年的江湖氣,有的隻是儒雅。

“霍總,好久不見!”葉凡很自然的喊了一句,並站起身,看到他身邊還有幾人,一眼就知道池家人。

模樣跟池小天的父輩有幾分相似。

霍天南走過去,很客氣的說道:

“蕭總,蕭老,葉醫生,打擾你們了,我聽閔經理說了你的模樣,我就有點猜測,想過來看一眼,冇想到真的是你;想當初,咱們第一次見麵還是在火車上,是你救了我老婆孩子的性命,你那是剛剛入城,如今咱們已經是兩個世界的人了。”

“我聽說了你在武道世界的威名,名揚華夏武道界,連世俗界都聽到了你的威名,我現在跟明凡集團也是有很深的合作,不過再也見不到你,也見不到楚總,我們已經不在一個維度上,冇想到還能再見到你……”

“霍總,你這說的是什麼話啊!”葉凡打斷了他,指了指對麵的位置,道:

“咱們永遠都是朋友,快,坐,一起吃!”

霍天南也不客氣,坐下了,舉杯,道:

“我敬你一杯,久彆重逢,你還認我這個朋友。”

葉凡跟他喝了一杯。

旁邊的池家人看到霍總對一個年輕人如此恭敬,完全忽略了蕭家的兩位大人物,總覺得不對勁,但又不認識,小聲問道:

“霍總,這位大人物是……?”

霍天南提高嗓音,道:“你不是一直跟我炫耀說你們池家在武道世界成立了一個望海樓,高手如雲,成為無上依仗,可以擺平一切事情。前不久更是聯手北鬥宗滅掉了武道世界的一個巨無霸宗門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