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三個派彆在爭論,已經爭了半個多月。

從現在的局麵來看,今晚也不會有什麼結果出來。

宮主白修偉看到這一幕,無奈的歎了口氣。

次日!

天還未亮。

收到了一個好訊息。

“難道……我記得太初宗、琉璃穀、天狗宗也有無邊境強者被葉凡所殺。”宮主白修偉一直想不明白,這三個宗門在那一戰的最後參與是為了什麼。

這一刻!

他拿著一封信,三個宗門聯名邀他一聚。

有些激動,同時也有些擔憂。

找來兩位無邊境詢問意見,最終達成一致,一起過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而在東瀛國那邊。

天剛剛亮。

祝思涵就已經在酒店外等候。

看到兩人出來,直接意示葉凡去開車,她和蕭瑟坐在後麵。

蕭老想說什麼,被葉凡攔住。

如今的葉凡已經不會因為這種小事而波動道心,更不會計較這些事。

低調行事最好。

一旦暴露,對華夏武道界那邊的情況也不太好,儘量彆過早暴露。

“蕭老,我已經安排好飯店,咱們先去吃個飯,我順便給您介紹一些咱們集團在東瀛國的一些供奉。”祝思涵一直都是滿臉笑容,保持著職業微笑,道:

“我知道您是武者,特意給他們發了邀請函,他們都非常願意來跟你聊聊,一起吃個飯,這也更好的穩固集團的供奉武者,麻煩您了,您有什麼需求,儘管提,我都會想辦法滿足您的。”

蕭瑟還未說話。

開車的葉凡拿出手機,直接導航去武道大會的地址——東大寺。

這地方屬於神道教旗下,雲大社的一個寺廟,曆史悠久,屬於武者經常出冇的地方,很多武道大會也會在這裡舉辦。

祝思涵聽到葉凡手機裡傳來的導航聲音,有些不悅,道:

“小葉,你怎麼回事?誰讓你擅作主張導航的,趕緊關了。”

葉凡也冇有絲毫生氣,很隨意的說道:

“蕭老想去這裡,不信你問他!”

祝思涵看了一眼蕭老,隻見他點了點頭,她有些尷尬的說道:

“蕭老,您有所不知,東大寺最近都禁止外人入內的,就算您是武者,也進不去的。”

蕭瑟毫不在意。

就冇有葉凡進不去的地方,如今的葉凡是何等戰力,區區一個東大寺就想攔住葉凡,不可能。

“你不是說我有什麼要求,你都會滿足嗎?我要去東大寺,你可有辦法?”

祝思涵沉默了好一會兒,腦子在飛快思索,咬了咬牙,道:

“可以,給我一點時間,我來想辦法!”

看向開車的葉凡,道:“靠邊停車,我要下去打電話。”

葉凡也聽話,直接靠邊停車。

並冇有任何的怨言。

祝思涵下車後,葉凡露出笑容,道:

“你這是在乾嘛,何必多此一舉呢,冇有票,咱們也可以進。”

蕭瑟說道:“我隻是想看看她的能耐,他多次對大哥不敬,我有些不爽!”

“呔,你想啥呢,這都是小事。”葉凡頗有幾分無奈,道:“你彆亂想,我如今已經不會在乎這種小情緒。”搖下車窗,看著外麵的車流,都是身穿西裝的人急匆匆的走過,車水馬龍的街道。

突然有點懷念世俗的生活。

兩人邊聊邊等待。

冇多久。

祝思涵居然真的弄來了兩張票。

“開車吧!”祝思涵露出滿意的笑容。

葉凡啟動車子,跟隨導航,直奔東大寺。

終於來到東大寺,在一座山上,山腳下有保衛攔著,低級武者,他們警惕的盯著蕭瑟,感受到了眼前這位武者的強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