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蕭瑟的到來,令在場所有人都警惕起來,同時也投來目光。

“這位前輩從未見過,不是我們東瀛國人吧?”一位武者上前詢問,帶著一定的敬意。

蕭瑟在葉凡麵前是弱雞,但在這些武者麵前可是頂級強者,他們看不透境界修為的存在,自然要心存敬意。

蕭瑟對這些人也冇什麼客氣的,道:

“我要進裡麵,你們誰能帶我上去?”

這位武者說道:“前輩,裡麵是我東瀛國武道強者論道之地,前輩雖強,但非我東瀛國之人,不能上去,如果前輩有邀請函,可給我一看。”

祝思涵拿出門票。

“這門票隻能到這兒,你們不能上去。”這位武者絲毫不客氣,儘管眼前這位老者很強,但他東瀛國也有強者在裡麵。

蕭瑟突然爆發出一股磅礴大勢,盯著上麵,道:

“如果我偏要上去呢?你們要攔我嗎?”

一下子。

所有人都警惕起來,武者們都站起來,站在他的對麵,手握兵刃,隨時戰鬥。

“前輩,我不知道你從哪裡來,但上麵是我東瀛國強者的論道之地,任何人不得擅闖,否則將會受到嚴厲的懲罰,甚至是生命,請你三思!”

葉凡輕輕拍了拍蕭瑟的肩膀,意示他彆衝動,看向這位東瀛國武者,道:

“你上去通報一聲,就說華夏破凡境武者蕭瑟想要進去。”

“破凡境?”

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呆了。

目光在蕭瑟身上掃視,也不敢小瞧,警惕的同時充滿敬意。

他們大多是化勁、丹勁、破凡境對於他們來說簡直就是至高無上的存在。

當即就有人上去彙報情況!

果不其然,一切以實力說話!

他們可以進去了。

繼續登上階梯,蕭瑟抓住祝思涵的肩膀,健步如飛,葉凡的腳步也很快。

下麵的人看著,一陣唏噓!

“居然是破凡境武者……”

“傳說中的破凡境,華夏武者為什麼要來這兒?”

“不會是來搗亂的吧!”

這些人都在猜測。

當即一位世俗之人開口了,道:“我認識那個女人,她是華夏蕭氏集團在東瀛國分部的總負責人,剛剛那名武者也姓蕭,可能是為蕭家的事而來。”

“蕭家的事?”

“蕭家聯手華夏的明凡集團想要在咱們東瀛國開拓市場,多次受阻,可能是為了此事,這次的武道強者論道,又是神道教,恐怕真的是蕭家的武者過來想要談判。”

三人來到最上麵的寺廟大門。

硃紅色的大門,站著一位宗師境武者,看到三人到來,抱拳客氣道:

“恭迎華夏破凡境前輩前來,事先不知,有失遠迎,是我們失禮了。”

蕭瑟抱拳,道:“我要見你們這裡的最高負責人。”

“請進!”武者做了請的姿勢,態度比較謙和,道:“晚輩丘山洋平,宗師境中期,前輩請隨我來。”

四人進去。

穿過大門,裡麵是一個巨大的院子,院子的兩旁站著兩排武者,每一個都精神飽滿,關注著葉凡三人。

無形中有一種壓迫感襲來,祝思涵已經汗如雨下,精神緊繃到極點。

她還是第一次一次性遇見這麼多武者,還被盯著看,壓力很大。

葉凡和蕭瑟卻是一臉輕鬆,滿不在乎,繼續往裡麵走去。

穿過外院,看到一個巨大的佛像立在中間,那是寺廟背麵的一座山上,利用山體雕刻出來的巨大佛像,惟妙惟肖,十分靈動。

卻給人一種壓迫感。

內院不大,兩旁是走廊,也有房間。-